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千马 的博客

思想的飞翔

 
 
 

日志

 
 
关于我

新生态作家,资深媒体人

蓝狮子〔中国〕企业研究院创意总监,中国商帮及城市文化研究学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不容易的明星与不容易的狗仔  

2009-11-06 14:46: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见于11月刊的《时装》杂志,有删改

 

狗仔本来是人,是什么让他们都变成了狗?

 

这个世界是需要狗仔的,就像这个世界都需要狗一样。狗其实是人类的朋友,很多时候,狗仔也应该是明星的朋友和读者的朋友。但是,为什么现在一说到狗仔,读者会揶揄,明星会皱眉,连娱记本身都不愿意被称作是狗仔,甚至连别人叫他们娱记时,还忙不迭地“改正”:请叫我文化记者。

 

其实“狗仔”刚出道时,应该还算是一个中性词。按照网站上这个“知道”,那个“百科”的解释就是,其原为意大利文PAPARAZZI,首次出现在1958年,正式翻译名为“追踪摄影队”。意大利知名导演费里尼在电影《甜美生活》中为男主角马斯杜安尼安排的身份就是八卦新闻记者。他经常出入上流社会,为寻找题材搜肠刮肚——狗仔队的形象由此开始被塑造并逐渐走向定型。香港人将PAPARAZZI翻译为“狗仔队”。而上个世纪50年代的香港,警察在追踪案件时,以跟踪、窃听的调查方式闻名,这些便衣刑事侦察员,外号就是“小狗队”。这种调查追踪方式后来被香港记者发扬广大,“狗仔队”便由刚开始的一人两人,逐渐庞大,最终成了一个不需要在国家部门注册的另类的“社团组织”,只是这个组织有些松散,狗仔想加入就加入,想撤出就撤出。洗白洗黑都很简单。

 

如果有章程的话,那么狗仔队的章程就是,排除万难,不怕牺牲,一切以挖出明星的幕后新闻为至高追求。当然,这是狗仔最让人心动的地方。有些时候,我们也推崇这种狗仔精神。如今,连职场也在大谈,我们该如何向狗仔学习。学习他们那生存能力强,敬业实干,为了拍到某个明星,整天整夜地蹲守,围追堵截,碰上恶劣的天气也不放过;学习他们那素质全面,为做好狗仔而不得不让自己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不仅会写稿会摄影会联络,而且还要会开车,不然很快就把自己的目标对象给跟丢;学习他们那观察力、想象力和洞察力,要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及时掌握最新资源;学习他们那人情通达,在明星、经纪人、粉丝以及读者的夹缝中求得生存……得老实说,如果我们能把这些精神掌握得十有八九,在职场立足,那就只有一个字,稳。事实上,从娱乐的角度而言,我们也需要狗仔,没有他们提供的这么鲜活的有关明星的丑事、奇事、糗事,以及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事情,再加上我们的口水,及想象,怎么能煮出这么一锅新鲜的八卦汤?!同时,正是由于狗仔的存在,那些衣着光鲜,在人前以光辉形象出现的明星,也得提醒自己在人后也要老实做人。不然,一旦有负面消息传出,毁的不是粉丝心中的情结,更重要的是自己苦心经营的光环。可惜,我们身边的明星们往往却做不到身正不怕影子斜,对狗仔的出现,不难想象出他们的恐慌,以及老羞成怒。最后,干脆“隐身”。

 

人民群众需要狗仔。媒体自身也需要狗仔。对于我们来说,狗仔在身边的出现,简直就是一夜之间的事情。一夜梨花白。探讨内在的原因,一方面在于内地媒体的放开,面向市场竞争,它们也需要拉拢读者,吸引眼球。狗仔给它们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手段。另一方面也在于,内地的经济发展,港台明星北上,将港台的狗仔队也一并吸引过来,这让内地的娱乐记者们看到,原来娱乐新闻也是可以这样娱乐的。所以,当内地媒体的娱乐记者们纷纷“狗仔化”之后,明星们已经阻挡不了狗仔出现的大势。

 

明星也许会说,狗仔们侵犯了自己的隐私权。记得一个学者,在自己的文章里曾为狗仔队辩护过,谈到这个问题时,他曾经打过这样一个比方,十分恰当。他说,现在的明星一旦打出隐私权这张牌,就显得特别有道理,特别容易博得同情。但别忘了,名人、明星又不同于普通公民,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是一种特殊公民。因此在享有隐私权上,很显然与普通公民不一样。就像一家公司,只要它没有违法乱纪,它的财务状况、经营状况,只要它愿意,就属于商业机密。但是,一旦这家公司发行了股票,上了市,也就是说它吸纳了社会大众的参与,它就必须公开自己的财务和经营状况。当然,它也有保留秘密的权力,例如技术专利、科研成果的细节等……总而言之,上市公司商业机密的概念与普通私营公司是很不一样的。类比一下,名人、明星的隐私权与普通人的隐私权也是不一样的。因为明星的生成过程,也占用了很多社会资源。因此,他们的隐私权,是有限制的隐私权。我们希望明星本身也能意识到这个问题,这样才不至于觉得自己心里委屈。

 

只是,人有好人,也有坏人。狗亦同样如此。当有一天,我们碰上见人就吠的疯狗,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狗给人带来的并不止是快乐与被守护的安全,同样,也有狂犬病毒。携带有狂犬病毒的狗仔们,他们丧失了那种为人称道的狗仔精神,而专注于捕风捉影,断章取义,无中生有,为追求点击率而故意炮制噱头上来。他们甚至不用经过事先调查,不用经过蹲坑守候,只需要一个电话,一条短信……就能将明星玩弄于手掌之上,将读者蒙蔽在云雾之中。结果,媒体上整天充斥着“据传”、“辟谣”等字眼。不能不说,正是由于狗仔这个“社团组织”的松散,没有监督与控制,加上自律的欠缺,导致了狗仔队伍也“泥沙俱下”,滥竽充数的多。结果,便给了明星人人喊打的一个口实。所以,我们希望的狗仔,也需要有自己的职业道德,不能对明星“有枣没枣都要打上几杆”。

 

有时不免感叹一下明星也不容易。尤其是在我们这个年代,每个人都有“被狗仔”的可能。因为那些用来跟踪、偷拍的技术工具,已经不限定在某些特定人群手中,而是成为我们广泛应用的武器。这个时候,明星便掉进了被跟踪被追拍的汪洋大海里。我们会发现,有时我们自己,疯狂起来,比那些狗仔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不信,请看那些超女、快女们的粉丝的表现。所以,当章子怡为了《非常完美》而到杭州宣传的时候,在闪光灯下,章美女一不留神露出了被吓着的表情,就此被记录,随后就被张贴在网站的博客上,并冠以“不雅照”的题目,而为他人津津乐道——就不能让人感叹,明星在镜头前已经逃无可逃。怪不得,明星们参加各种派对,即使面对着美食,也不敢动动嘴皮。怕的是,万一吃相不佳被人拍下,心里又要添堵。

 

我想,章子怡不敢对此有什么怨言,即时大牌如她,也是需要狗仔的捧场,一旦哪天狗仔撤得一个也不剩,那就是其大幕将落大戏散场的时刻。这些明星不能不明白,有时正是狗仔有心或者无心制造出来的话题,给了他们一次又一次露面的机会,才让自己的人气居高不下。这年代,不论白猫黑猫,能戴着老鼠的猫就是好猫。同理,不论大明星小明星,能有人气的明星就是好明星。

 

做明星和做狗仔都不容易,面对对方,他们内心肯定都恨也不是爱也不是。

 

无比的纠结。无比。

 

附:狗仔文化三地演义

 

在欧美,当狗仔不是件耻辱的事情,更是一种生钱有道的职业。有报道说,当年戴安娜王妃在世时,有狗仔偷拍她近10年,然后将照片卖给杂志和报社,因此赚到了14辆跑车和三栋别墅。所以,当戴安娜王妃去世时,这位狗仔号啕大哭。当然,他哭泣的原因不是为戴安娜王妃的去世而感到难过,而是戴安娜王妃的去世断掉了他的财路。如果有一天,他碰上了那几位因疯狂追逐戴安娜王妃而导致戴安娜王妃不幸遇难的“同行”,会不会上演一场“狗咬狗”的闹剧?!

 

同样,王室成员哈里王子也成为狗仔的摇钱树。当他们和哈里王子在伦敦一家夜总会外发生冲突,除了一名狗仔的嘴唇被划破外,几乎是大获全胜。哈里王子不仅脸部被照相机击中,而且有其他狗仔拍下“打人事件”的全过程,向世界各新闻机构卖照片,获得的总收入接近100万英镑……之所以会出现这些事件,一方面在于英国王室自身的影响,决定着他们的一举一动,都颇受民众的关注。另一方面在于欧美有相当浓郁的娱乐精神,各种八卦杂志和报纸天天等待着“猛料”来添柴加火。更重要的是,在娱乐精神的熏陶下,各大名人、明星都明白自己的出名,或者站在某些特定的位置上,就是要付出代价的。

 

2005年,Paul Abasca导演的《狗仔队》上映,剧中,在好莱坞发家的泊·莱拉米(科尔·豪瑟饰)就深知这一“游戏规则”,所以他不在乎那些无孔不入的狗仔们把自己的私生活无限放大。只是,令他想象不到的事,有4个狗仔却将镜头对准他的妻子艾比(罗宾·托尼饰)和儿子扎克身上,使得他们的照片频频出现在一个廉价小报《狗仔报》的封面上……在阻止无效后,莱拉米忍无可忍,挥起了拳头,结果因为使用暴力而被起诉……

 

这让人不能不想起李亚鹏几年前的“机场打人事件”。在本人所著的《媒体这个圈》这本书里(2009年5月第1版,陕西人民出版社第1版),就颇为“明目张胆”地影射了这一事件:该大陆明星就把怀中的女儿放到一边,上前就掐住了催命鬼的脖子,扇了催命鬼一耳光,还亲切地“问候”了几声他老妈……当然,这起事件说起来也不能全怪李亚鹏,要怪就怪那几位香港狗仔,在追拍李亚鹏的同时,也将镜头对准了与他随行的女儿。

 

如果说,在欧美,狗仔队已经发展成了一支高度科技化、职业化的队伍。那么,港台便是亚洲地区“狗仔事业”最发达的地方之一。李亚鹏遭此事件,他的老婆王菲更是脱不了与狗仔之间的“干系”,在她成为李太太怀孕后,肚子是怎样一步一步大起来的,在香港的报纸杂志上,都能找到相应的描述,可谓事无巨细。当然,其他明星的命运也好不到哪里去,据报道,“艳照门”男主角陈冠希与黄秋生在香港铜锣湾午膳时就遭遇了狗仔队,有的狗仔甚至冲到了饭桌前面拍照,惹得黄秋生大怒。事实上,这也和港台的娱乐精神有关。同时,相比于内地,港台的媒体在言论上更为放得开。台湾就有一个综艺节目叫《全民大闷锅》,其中有一个板块叫做“芒果乱报”,这个版块有一幅对联,上联:以天下八卦为己任;下联:置他人死生于度外;横批就是:言论自由。

 

大陆的媒体在“狗仔化”上远远落后于港台。一方面是因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大陆明星在影响力链条上的排行,是处在最末段。前面是港台明星,更前面是好莱坞明星;所以,大陆明星一开始很难被八卦起来。不过,随着大陆经济的发展,及逐步开放,北上的港台明星带活了大陆娱乐市场,加上大陆明星也在全球化的语境下接受再造及包装,他们的影响力也一日三升。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另一方面,这跟大陆的文化传统有相当的关系。在进入市场经济之前,大陆所谓明星在那个时候叫做文艺工作者,完全受雇于政府。同时,那时候的媒体也都是政府行为,两者应该是一家人,无聊的八卦新闻也是媒体所不屑的。所以,在朱军的《艺术人生》里就发生了这样很搞笑的一幕,当他面对来自高扬娱乐精神的港台地区的明星张学友时,依旧用了一个很主旋律的词汇来评价他,德艺双馨。就不免有点鸡同鸭讲,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只能说,这个时候的朱军,算是个非常不合格的“狗仔”。不过,随着大陆市场经济的发展,媒体也被推入到市场竞争之中,他们和明星之间的关系,也悄然发生了“转型”,对纯商业的八卦方式欲拒还迎。而明星本人,对自己由此获得的商业化好处诱惑难挡,却又对媒体的商业化行为心生厌恶。尤其是随着窦唯同志“震冠一怒为卓伟”,一把火烧了当时身为报社娱乐记者卓伟的车驾,“火”了卓伟,也把大陆的“狗仔”从幕后给扯到了前台,这让人更清晰地看到了,大陆媒体其实也开始存在着大大小小的狗仔行为。不过,由于文化传统的影响,加上大陆的媒体依旧有政府属性,承担着部分的教化功能,所以在对明星的八卦上依旧不能放得更开……所以大陆的狗仔们在行为处事上,比港台显得温和。更多时候,大陆狗仔和明星之间的关系就是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到最后,很多大陆狗仔陷入了与明星“共谋”的一个境地。

 

 

  评论这张
 
阅读(5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