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千马 的博客

思想的飞翔

 
 
 

日志

 
 
关于我

新生态作家,资深媒体人

蓝狮子〔中国〕企业研究院创意总监,中国商帮及城市文化研究学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民国话儿】做人要思“成”  

2010-11-10 10:36: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梁思成:反对半个人的世界

 

如今再说梁思成,是因为梁从诫的缘故。10月28日的下午,梁从诫先生因病在北京逝世。如果没有媒体的报道,或许我根本不知道这样一位老人,也不知道这位老人是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的首任会长,更不知道这位老人的祖父便是梁启超,父亲是梁思成,母亲是林微因——原来还是名门望族之后。只是,他顶着这么个光环,换在其他地方,早就是宾客满门暗香盈袖,像“京城四少”似的被各类狗仔所盯梢,一场“大小恋”就能让全国各地人民跟着瞎激动,可是他却寂寞得如同山外高人。这其实也是一个寓言,暗示着他一辈子投身的环保事业,在中国当下并不受待见。

 

曾经,梁从诫的讲座只有5个听众。媒体上说,自然之友建立之初,发起人还没有“NGO”的概念,随着对中国环境问题和社会现实的深入,它打破了血缘、地缘、业缘这些传统的组织脉络,开始真正通向不设边界的现代公共生活。但它收获的挫败感,远多于成就感。这也很容易让我想起他的父亲梁思成,当年在保护北京的古建筑以及护持故国文明上殚精竭虑,却犹如螳螂挡车,只能听任强权的战车从自己的身体上呼啸而过。比起他父亲,梁从诫好在不是单枪匹马,孤军奋战。

 

这是一个悲剧性的家庭。我不知道,梁从诫为什么会被取名为从诫,意思是要告诫他不要再重蹈前辈的覆辙么?可是他不可避免的又走上了前辈知其不可为非得为之之路,再一次成就了一枚悲剧英雄的角色?这是一种血缘上的传承,还是灵魂中的默契?

 

那么,当年梁启超给自己的儿子取名“思成”,思的是神马,成的又是神马,成就吗?!成功吗?在当下追求单纯发展、大破大建的主旋律里,梁思成是要靠边站的,甚至会被视作为包袱的,遑论什么成就或成功,反而对GDP的提升毫无贡献。不过,即使他的这些成就或成功书写进历史,但还未书写进历史书,也不阻碍他作为一个人,真正的“成人”了。很多时候,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并满18周岁了,在某个广场举着拳头宣誓自己已经长大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你真正“成人”了。在做建筑的梁思成的概念里,一个建筑师必须要有哲学家的头脑、社会学家的眼光、工程师的精确与实践、心理学家的敏感、文学家的洞察力——也就是说,建筑师应当是有文化修养的综合艺术家。所以,梁思成进一步强调教育必须是“理工与人文结合”。不然都是“半个人”。就梁思成个人而言,他除了具有建筑方面的才华,而且对音乐、美术、体育都有浓厚兴趣。曾在清华全校运动会上,获得过撑杆跳高第一名,还是学校管弦乐队队长兼第一小号手,还曾被美术老师指定和闻一多、杨廷宝等人组织一个“研究艺术及与人生关系”的艺术团体“缪斯”……

 

正因为骨子里对自己是自信的,所以有一天,在北京城楼上,时任市长的彭真就对他说,毛主席讲他要从北京城楼望过去到处都是烟囱。而梁思成则认为,因为北京是中国保留最完好的老城区,是政治和文化的中心,应该像美国的华盛顿那样,不该发展经济。他还对彭真这样说,50年后你会发现我是对的,你是错的。

 

只是我们这个世界依旧是物质的世界,四处物欲横流,而每个人也随波逐流,放弃了心灵上的修炼与提升。前些年曾讲,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而我所曾读的高中,文科远远要薄弱于理科。梁思成不大喜欢西方,认为西方虽然物质文明高度发达,但人文教育缺乏,是“半个人的世界”——这也成了他在1948年放弃自己在美国的优裕生活而归国的重要原因。只是,50年过去了,中国却走上了西方“半个人的世界”的老路。放眼看今日之中国,到处都是工地。都在强拆。连诗意的乡村,也终究为城市化运动所消灭。窝居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我们看到的只是冷冰冰的文明,以及人的渺小。我们只有在错误百出的历史书里寻找历史。我们只能在回忆里挖掘出那一湾清澈的河水。我们只能在想象中看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稻花香里说丰年。

 

想起梁思成那聪慧却又美丽的夫人——林徽因有一天也很“飚悍”地指着北京市副市长吴晗的鼻子骂,说,你们现在把这些真古董拆了,将来要建也是假的,你们会后悔的。果真也就50年左右,很多政府官员便后悔了,因为想啃老已经没得老可啃了。只好像湖南新晃侗族自治县和贵州省桐梓县为一个久远的“夜郎古国”争得不可开交,而在争夺的背后,是数亿的资金,不知道又该浪费多少。

 

所以,当某纪委书记车延高获得鲁迅文学奖,引起网络一片质疑,并讽之为“羊羔体”,但我还是抱有谨慎的支持。这支持,其实是支持他能在工作之余,还有写诗的冲动,还有思考人生,思考社会的举动,不失是一种“仰望星空”。我不希望我们的政府官员都像三农问题专家于建嵘所碰到的那位县委书记,“我们不拆迁,你们知识分子吃什么?”粗暴的官腔下,暴露出其人文素质缺乏,还是“半个人”的面目——让中央电视台知名主持崔永元在自己的围脖上更为愤恼地还击,我们知识分子吃屎也不吃人。我想,一个“半个人”的官员,是不会认真思考人与自己的内心,人与今人以及古人,人与这个星球之间的和谐共处的,他要的只是GDP以及官帽。这是多么让人恐怖的事情。

 

同样也就50年左右,首都北京终于一跃而成了“首堵”。这也是梁思成病逝前一直的担忧,他反复说,世界上很多城市都长大了,我们不应该走别人走错的路。总有一天你们会发现北京的交通,工业污染,人口等等会有很大的问题——这句话似乎是一语成谶。只是,我们身边的人一边为这景象所折磨,一边却又开始强拆他那位于北总布胡同的故居。梁从诫有一次重回自己曾经生活过的这个地方,看到颓败的院墙、拥挤的大杂院,忍不住落下眼泪。他也不止一次地跟友人感叹,“我们祖孙三代都是失败者。”

链接 http://newpaper.dahe.cn/dhb/html/2010-11/10/content_413638.htm

 

注:今天跟北京“一本正经”书吧的吧主徐建聊起梁从诫为什么会被取名为从诫,他说他知道,是因了宋人李诫的《营造法式》——从诫也就是从李诫的意思,说到底也就是从了他父亲梁思成的心志。不过这一从,倒是又重蹈了前辈的“覆辙”。另外,在看到了这篇文章之后,安徽卫视公共频道主编江泓大姐也跟我感慨说,虽然他们祖孙三代都是失败者,但这种失败者是让人敬佩的。我们需要这种失败者。只是这种失败者越多,就越显得这个社会其实很失败。

  评论这张
 
阅读(14023)|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