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千马 的博客

思想的飞翔

 
 
 

日志

 
 
关于我

新生态作家,资深媒体人

蓝狮子〔中国〕企业研究院创意总监,中国商帮及城市文化研究学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寻词问药】那个严父去了哪里  

2010-12-10 10:39: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耳熟能详并被粗暴对待的成语,却是古人开给当下现代病的解药。这里开的第四剂药便是——

【严父慈母】:yán fù cí mǔ ; 严:严格;慈:慈爱。严厉的父亲,慈祥的母亲。在现代汉语中,是个中性词。不过在近年来,这样的父母组合模式却越发不受人待见。 

 

从国外回国的朋友常牢骚,为什么城市这么嘈杂,过马路这么难,公司里的人常勾心斗角,而男生不像男生女生不像女生。前面几个“为什么”是中国常见的现象,她若是不理解,只能说她离开中国太久了,都把中国国情给忘了。倒是后面一个“男生不像男生女生不像女生”,算是一个新鲜事物。这多少跟近年来的选秀节目有关系,那里充斥着这些不男不女的孩子,打着个性的牌子挂羊头卖狗肉,然后又因此影响了电视机前很多正常却不明世事的同龄人。但在我看来,这些不男不女孩子的增多,事实上要和家庭教育中的一位主角——也就是严父缺失有关。

 

说起严父,很多人自然而然地就想起了拿着鸡毛掸子,或者举着巴掌,冲着孩子一脸威严的形象。事实上,这样的严父角色在生活中也非常不少。我就亲眼看过邻居的孩子,因为做错事,被他爸撵得像只被狗追着的兔子,东躲西藏,但还是少不了一顿胖揍。而那位知名的钢琴家——郎朗,小时候也受了不少他父亲的“折磨”。 这位父亲曾因儿子贪玩误了练琴,扔出过狠话,要么跳楼,要么吃药。那个时候,郎朗只有9岁。但直到今天,郎朗都没有承认,是父亲的严厉,让他自此爱上了弹琴。所以,当很多人看到这样一篇文章,“孩子是上天的礼物,不是父母的财产”,就非常感叹,为什么自己的父亲当时就没有这样的觉悟,不会像文章作者那样能扪心自问一下:儿女是什么?是父母的私有财产,还是用来攀比以满足大人虚荣心?孩子是父母的出气筒、梦想的实现者吗,或者是父母老年的依赖?

 

怪不得网络上有个小组叫“父母是祸害”。

 

但是我想说的严父,不是这种以暴君面目出现的严父。这种严父的确是祸害,就应该被当成封建社会的“等级权威”,将其扫地出门。如今,就连屁大的孩子也知道自己有人权了,严父再不动不动就“棍棒底下出孝子”,那反而会将人心打散的。我这里所提的严父,事实上也应该是通情达理的,是能和孩子成朋友的,可以在很多事情上和孩子进行平等探讨,而不是以父权欺人。但是他必须,也有责任要让自己的孩子懂得为人处事的道理,懂得在摔倒之后能自个儿爬起来。有教育专家表示,稚嫩的孩子在不具备独立的价值判断能力之前,是非常需要父亲对其进行严格的人文性格与价值观教育的。不过,这种教育结果也是完全可以通过理性、耐心式的慈父型教育方式来实现——也就是说,严父型的教育目的是可以通过慈父型的教育手段来实现的。

 

常常想起在上海世纪公园游玩时碰见的几个法国家庭,父母凑在一起聊天,几个孩子便打着赤背在一旁玩耍,摔一个跟头,也没见父母呼天抢地地跑过来,一边抱起孩子一边还埋怨着那地的不平。我便感叹,外国人对孩子的教育够宽松了,但宽松里却透着严格;而在德国,父母一定会督促孩子参与家务,据说德国是唯一法律规定孩子必须做家务的国家——不溺爱孩子,让他们适当地吃苦,有助于他们的成长;美国勒诺?斯科纳兹则在自己所著的《放养孩子》中便发问,“我们为什么不敢让孩子自己走路或坐公交车去学校,而是必须每天都开车接送他们?为什么我们总是忍不住给孩子打手机,询问他们的一举一动?为什么孩子大学毕业了、成家了,却成了‘啃老族’?”

 

只是,我们的严父跑哪里去了?!尤其是看到叫嚷着“我爸是李刚”的官二代如此嚣张,更是感叹——按照很老套的说话,就是这些官二代“缺家教”。

 

有可能是过犹不及,以前父亲对待子女太严格了,现在却是父亲对子女太和气了,和气得没有了原则,孩子要什么就给什么,孩子说什么就听什么。这种过度的溺爱,在中国已经不是什么新闻。我想,在今天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社会压力的加剧,导致了一个家庭中的年轻父亲们常常要出门打拼,或者忙于生意应酬,最后把家当成了旅馆倒把旅馆当成了家。最后,教育孩子的重任就落到了母亲一人身上。这个时候,母亲既要扮演慈母角色,又得扮演严父角色。怪不得说,好妈妈胜过好老师。但是一旦搞不好,就整一个精神分裂。想起了“过劳死”时代的日本,也因为男人们成天不着家,造成了日本男人天天看不着父亲,只能在母亲手下接受教育,造成了他们有一定的“恋母情结”。我想,严父角色缺失的中国家庭,有可能会步日本的后尘。这里必须要提一句的是,母亲再扮演严父角色,也依旧灌输不了儿子以阳刚之气,这也是那些型男们以及伪娘们,大多像女人的原因吧?!

 

常常想,中国古人讲的严父慈母,其实是一种相当优秀的组合模式的。一个家庭里,如果缺乏一个严父,或者缺乏一个慈母,总是不健全——它们就像民主社会里所讲究的制衡。晋朝的夏侯湛在《昆弟诰》中就说,“纳诲于严父慈母”。如果你认为这是封建糟粕,那么,我想,那个有着“小超人”美名的香港第二大富商李泽楷也会庆幸他有个严父李嘉诚的。在《资本大玩家:李泽楷传奇》这本书的第一章就是“家有严父”—— 李泽楷这个名字,就寓示着父亲对他的严格要求,要成为“楷模”。也许,这就是于丹所说的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家庭教育智慧,缺少这种教育智慧,整个社会的伦理价值就难以建立。而每个人的责任,每个人的公平,每个人的奉献,每个人的分享……也因此被一一消解,到最后,我们只会把父母当敌人,而经常说的爱,也越来越变成一句宣言而不是行动。

  评论这张
 
阅读(39025)| 评论(1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