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千马 的博客

思想的飞翔

 
 
 

日志

 
 
关于我

新生态作家,资深媒体人

蓝狮子〔中国〕企业研究院创意总监,中国商帮及城市文化研究学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民国话儿】此世何人再钟“书”  

2010-12-01 11:21: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钟书:一个人,到了20岁还不狂,这个人是没出息的;到了30岁还狂,也是没出息的。

 

知道钱钟书,自然和那本《围城》有关。这本充满着各种俏皮话和精妙比喻的小说,曾让我读得乐不可支,更让我觉出,作者是很博学的,也是有趣的。曾在此前“纪念钱钟书先生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上,中国社科院文学所所长陆建德便说,钱钟书是富有巧思和幽默的人,他能看到人的内心里面曲里拐弯的角落。想必和钱钟书过了一辈子的杨绛女士,生活中应该是不失温情和欢乐。而喜欢板着脸的大翻译家傅雷,在听钱钟书说话时也经常是一副笑容——也许钱钟书是唯一敢当众打趣他的人。大概正是这生性的乐观和豁达,让钱钟书一一挺过上个世纪50年代被批判被冲击的苦难,以及随后那些干校生活的困顿、受人挤兑不得不搬出家宅的尴尬,还有白发送黑发人的伤痛。

 

除了研讨会,我还在其它地方还能听到对钱钟书各种各样的赞颂。学者、翻译有《局外人》的柳鸣九在其年届76周岁之际,还不忘梳理钱钟书的精神遗产。在他的印象里,钱钟书是一位跨学科、超领域的巨擘,也是学术文明史上罕见的“全才”、“通家”,对数千年中华文化与两三千年西洋文化都有通透精深的研究……然而,不知什么时候起,钱钟书却在我们的视野里逐渐淡隐,面目变得有些模糊不清。甚至,有人对《围城》也开始语出讥诮,说它无非是在炫技,是在玩弄语言,是在故弄风骚罢了。至于他的博学,其实也没什么,在这个谷歌、百度年代,每个人都可以博学的。只不过钱钟书的学识是存在自己的大脑,我们无非是存在面前的电脑而已。“小事问内人,大事问百度。”所以,看柳鸣九写,钱钟书的外文字典上,就密密麻麻书写了他所出的修正、校订、补充以及新见语例,足见他的致学之勤。但我总怀疑,很多人会不会对此不屑一顾,有这些精力还不如出去喝酒,泡妞,所以到今天,我们也就记得“婚姻是围城,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的“围城”,却不记得钱钟书的《围城》了,更不要说,他的《管锥编》和《谈艺录》,即使知道,也多半把《管锥编》当作了《管锥篇》,把《谈艺录》当作了《谈艺论》。

 

【民国话儿】此世何人再钟“书” - 王千马 - 王千马 的博客【民国话儿】此世何人再钟“书” - 王千马 - 王千马 的博客突然发现,不记得钱钟书还跟他的传记缺失有关。在当下,只要自认为是个人物,总会以各种名目出版与自己有关的书籍,尤其以那些除了作秀就一无是处的娱乐明星为代表。可是,在钱钟书面前,他们应该学会汗颜——钱钟书不仅喜欢打趣别人,也把自己看成了无情的讽谐的对象,更对各种赞美十分警惕,他多次婉谢要求他写自传,说回忆是靠不住的。也许,在我看来,他说“靠不住”的原因也怕写自传的人,在潜意识里总会有意无意地为自己脸上贴金,从而让自传不客观不公正。“作自传的人往往并无自己可传,就逞心如意地描摹出自己老婆、儿子都认不得的形象,或者东拉西扯地记载交游,传述别人的轶事。”甚至,就连别人为他开研讨会,甚至80岁寿辰时的盛大庆典,他都保持警惕,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不愿花不明不白的钱,不愿见不三不四的人,不愿听不痛不痒的话。”所以,我们也只好趁他故去之后,才斗胆花上些不明不白的钱说些不痛不痒的话儿。只是这样一来,我们就少了一个了解钱钟书的渠道,最后也就只好看看杨绛女士的《我们仨》了。

 

如今,我们还有多少人有钱钟书这样的躬身自省的精神?!就连对钱钟书的批判,也显得十分的可笑。的确,当下是网络时代,钱钟书式的通才再牛也牛不过电脑的容量以及快捷,但是我们得明白的是,从网络上得到的知识,依旧不属于我们个人,因为它没有经过我们的咀嚼和消化。也只有经过咀嚼和消化的知识,才能融注进我们的精气神。何况,一旦我们离开电脑,不免就顶着一头空壳。所以学者于小伟在研讨会上才大声激辩,要材料吗?找钱钟书!那么,为什么在今天,我们还没有读到电脑写出来的《管锥编》?!当然,我们当下还是有人在看书的,但有些恐怖的是,都是一帮小年轻在追赶潮流,看到的都是郭敬明式的所谓青春偶像小说,或者网络上盛行的口水文学,而成人们也偶有读书的,但看的却是很务实的书,——在某文库里,最热门的文档是《word2003教程》、《六年级数学上册期中考试》、《申论万能模板》……而专栏作家刘原就感叹,以前有杂志叫《演讲与口才》,专门教唆如何巧言令色、口蜜腹剑,如今更是与时俱进,机场里卖的书全是官场厚黑学,但是嘴巴逢迎已经不够了,还要会做。

 

不能不担忧,在快餐文化盛行的当下,没有营养浇灌,而且很早就进入成人世界的孩子们,会发育成什么样子?!曾在十七、八岁之时,钱钟书便代替其父钱基博为钱穆的《国学概论》写序,其父读后竟一字未易。如今,又有几个孩子能有钱钟书这样的张狂?!只可惜,我们现在的80后90后们在20岁之前被现实打压得唯唯诺诺,不敢也不能反抗,到30岁之后却开始愤世嫉俗,给人一副张狂的假象——正是没出息。

 链接:http://newpaper.dahe.cn/dhb/html/2010-11/29/content_425557.htm

  评论这张
 
阅读(18139)|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