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千马 的博客

思想的飞翔

 
 
 

日志

 
 
关于我

新生态作家,资深媒体人

蓝狮子〔中国〕企业研究院创意总监,中国商帮及城市文化研究学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民国话儿】一生只开一支“梅”  

2010-12-08 10:07: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贻琦: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11月份的两场火,一北一南,遥相呼应,灼痛了全体的中国人。当鲜花以祭奠的名义铺满了劫后的上海胶洲路,而北京的清华学堂,却在一场大火之后,很快清场,只留下了一位老人的凄凉背影。这位老人据说是退休老教授,在大火吞噬清华学堂时,他推着一辆自行车,站在寒风中一言不发,直到火小了才离去。而身上的穿着,也无非是衬衣外面套了一件毛衣,还穿反了……这样匆匆忙忙赶过来,是给清华学堂送行么?!我相信那个时候,他的心是很痛的。他肯定会把自己认为是不肖子孙,连祖宗的财产都保护不了。

 

火灾后的陆原也在报上公开了他的反应,在他看来,以清华学堂为代表的早期建筑,“反映了西方近代学校建筑在中国的演变过程,建筑风格具有典型价值,艺术水平较高,集中了中国第一代建筑师比较优秀的建筑作品,在建筑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同时,在这座建筑内授业的名师,更是为人才的培养做出了重要贡献。这便有了梅贻琦的治校名言:大学,非大楼之谓也,乃大师之谓也。”而陆原,便是梅贻琦之孙。

 

还是根据报道,这栋学堂曾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入驻过国学研究院,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赵元任等“四大导师”在此传道授业,纵论古今,当然也少不了著名考古学家李济以及文学家吴宓等人。而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后,梁思成为主任的清华大学建筑系迁入此楼,清华学堂成为建筑系专用系馆……我相信,也正是有这些大师的存在,让这栋大楼也有自己的深厚内涵。它何尝就是一栋大楼,它就是一大默无言的大师。有人曾心疼那走起来咚咚咚的木楼板,但那些声音又何尝不是历史的回响?!

 

1916年即担任清华大学物理教授的梅贻琦应该对清华学堂感情很深,那一年,其东部开始扩建,而西部则在1901-11年已建成。但不管怎么说,梅贻琦多少是看着清华学堂的“长大”的。更关键的是,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清华大学教学、行政等领导机构基本就设在清华学堂。而在1931年,梅贻琦成为清华大学校长。

 

梅贻琦个性沉静,寡言、慎言,他的学生曾作打油诗:“大概或者也许是,不过我们不敢说,可是学校总认为,恐怕仿佛不见得。”这位熟读史书,喜爱科学的天津人,也许在历史和科学上未见做出太突出的贡献,但是他在清华大学校长一任上,却将当时这所颇有名气但无学术地位的学校推于国内名牌大学之列。在很多资料中无一例外地指出,他这一生仅仅做成了一件事情,就是成功的出掌清华并奠定了清华的校格。一方面礼待知识分子,不仅和国学研究院四大导师一直保持着真挚的友谊,而且力挺当时只有初中学历的华罗庚,甚至未经讲师、副教授阶段而被聘为教授——这如果放在当下,肯定会被人怀疑是高校潜规则,是不被人信任的,但是,梅贻琦又做了另一个重要的保证,那就是在全校推行一种集体领导的制度,就是成功的建立了由教授会、评议会和校务会议组成的行政体制——在我看来,大概也就是教授治校吧。在这样一个透明的体制下,华罗庚是人才,肯定跑不了,不是人才,也不会被暗箱操作进来。

 

只此一项,足以奠定他在教育上的大师地位。

 

想想,人这辈子只做一件事情,在当下人心不足的年代,是多么的难得。如今的大学校长要做的事情有很多,一方面要争权夺利——过去几十年来,官方出于政治功利向大学师生灌输意识形态,采取严密的行政手段管理大学,并给大学划分行政级别,“官本位”意识在高校也顽强地扎下根。清华大学同样也难逃其咎。1952年,全国高校的院系调整中,清华大学元气大伤,仅仅保留了工科院系,而梅贻琦在清华建立起来的“教授治校”的民主制度也荡然无存——自此,校长的权力被无限放大,不仅在行政上为所欲为,而且还可以将手伸进手术领域。于是便有某某大学校长因为论文抄袭事件,在中科院院士的增选中被淘汰出局的丑闻;另外一方面,由于校长大权在握,加上缺乏有效监督,自然也有可能滑向贪污腐败的边缘。转瞬之间,本来教书育人的高校,竟成了好大一块唐僧肉——武汉大学常务副校长党委常务副书记双双被双规便是一例……总而言之,现在大学校长要做的事情很多,忙啊,忙得连认真完成一件事情的时间都没有了。到最后,连说个人话都不行,一出口就是套话官话,甚至,他们都不敢说话了,在一个本应该具有独立精神的高校里,这些校长们却唯唯诺诺生怕得罪谁。甚至在政府部门的诸多通知、命令,以及干涉面前,惟命是从。或许,他们在权力面前无法抵抗,但最起码学学梅贻琦式的“大概或者也许是……”,打打这样的马虎腔反而显得更可爱。

 

一个被利益绑架毫无自由可言的高校,是容不下清华学堂这样一个“地标”的。有时便替这场火“善意”地想,老天把它收回去也好,不然显得多扎眼。当然,没有了清华学堂,会有更多富丽堂皇的某某学堂冒出来,但我不知道的是,这样的学堂会有几个大师入驻?!又能输出几位未来的大师?!怪不得近些年来,北大、清华等内地高校在和北上的香港高校的较量中,总落下风。无奈,不语,那位寒风中的老教授,分明就是梅贻琦啊!

链接:http://newpaper.dahe.cn/dhb/html/2010-12/08/content_431337.htm

  评论这张
 
阅读(256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