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千马 的博客

思想的飞翔

 
 
 

日志

 
 
关于我

新生态作家,资深媒体人

蓝狮子〔中国〕企业研究院创意总监,中国商帮及城市文化研究学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上辈子就已不是处男  

2010-07-20 12:12: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浪弟也被我叫做浪货,很贬义的名称。但如果你认为他就是这样一个人,那就大错特错了。事实上,他的名称和他的为人正好成反比。叫他浪货是因为他被我们一开始叫做了劲浪,叫他劲浪是因为他的名字里有个“劲”字——就是这样简单的递进的逻辑关系。只是我们怎么叫,浪弟也都大无谓,情绪很稳定。所以我就更坚定地认为,这小子就是浪货,闷骚型的,表面上不说,但肚子里一定在发酵。

 

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我当时所在单位的实习生。个子不高,长得也很中规中矩,比我好不了多少。只是写起东西来,倒是有些味道。后来我才知道,人家是上海体育学院的硕士生,在北京念的本科,也算是混过世面的人。跟他成为兄弟之后,我不禁感叹,他从北京到上海再到杭州,我是从杭州到上海再到北京——我们就是在同一条线路上对着开的列车,曾经交集,终究遥远。

 

浪弟就在杭州一直待了下来,甚至在体育场路上买了一套二手房。我也曾经租住过里面的一室。他的老家在嘉兴,爸妈会时常来“探班”。他爸烧得一手好菜,我也跟着蹭了好多顿。不过,也许是离爸妈比较近,我总觉得浪弟难以摆脱家人对他的影响。买房子应该是他爸妈的意见,甚至日后放弃自己兴趣去了一个学校做了行政,月钱再少也没关系,也大概和他爸妈的想法有关。老人们总希望自己的孩子安稳,于是浪弟也只好安稳了。他不像我,父母离得很远,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所以可以尽着性子折腾。

 

当然,在找媳妇的问题上,浪弟却在很长时间内,没有安稳下来。我这人,外表看上去很放荡不羁,女生有些畏惧,而他这人,外表看上去很忠厚老实,女生同样敬而远之。他在写文章时有一股幽默劲,但对付女生,却是很笨拙,比不上我,使得了小坏。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但他就是坏不起来。不过,好人自有好报,他在单位待的时间长了,也成师傅了,在勤勤恳恳地带了某位小女生一段时间之后,终于把小女生给拐带回了家。一回家就关上了自己的房门,鬼鬼祟祟。这让我对他刮目相看。后来,我问他,是不是把自己的处男之身给交代了?!这小子却死活不给个答复。被逼问急了,就反咬一口,谁说我还是处男啦,我上辈子就已经不是了。只是不管如何,他的恋情还是敌不过老情人,那位小女生似乎又回到了她的前任身边。这让我不禁为此长吁短叹了好长时间。

 

他甚至因此迷信过相亲。不过倒头来,他却告诉我,某亲戚给他介绍了一位有房有车,而且家庭背景很不错的姑娘,问我要不要去做上门女婿?我当时就差点感激涕淋,多好的兄弟啊,自己的日子过得这么艰难,还能设身处地地为我考虑。只是等我拿过照片一看,怪不得他这么舍得,原来对方是个大胖丫头。

 

还曾为他促过一段姻缘,对方是一个感情受到伤害的姑娘,可是姑娘却不愿意伤害他。直到我离开杭州,也没见到他们有何进展。与之相对应的是,他的嘴巴也越来越严实了,不知道是羞于提起,还是怕自己的情事暴露太多,在我这里落了八卦,给传到了京城。这让我觉得有些不爽,不像是哥们所为。

 

不过,我也多少探索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以前回杭州时,不住宾馆,便和他大被同眠,促膝夜聊,但现在他却说,不方便了……真的不方便了…… 

 

 

注:此专栏刊于近日的《时尚周末》“武林往事”专栏。另注:此武林非金庸笔下的武林,而是杭州的旧称。

  评论这张
 
阅读(16762)|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