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千马 的博客

思想的飞翔

 
 
 

日志

 
 
关于我

新生态作家,资深媒体人

蓝狮子〔中国〕企业研究院创意总监,中国商帮及城市文化研究学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西脸东牙:美女有时是妖怪  

2010-08-24 09:56: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脸东牙:美女有时是妖怪 - 王千马 - 王千马 的博客
被誉为“西脸(变脸)东牙”的宁海平调耍牙。你能想象,在这样一张狰狞的面目里,藏着是怎样皎好的容颜么?那么,请看下图——
 
 

 

“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这是中国民间绝活的古老遗训,神圣而不容侵犯。然而,这个信条没能抵抗住时代的侵犯,最后不得不被裹挟,被吞没。宁海平调耍牙,就是如此。 

 

宁海平调是一门独具特色的宁波地方剧种,而耍牙则是其中的一门绝活,据“百度百科”介绍,它与川剧中的“变脸”相齐名,并称为“西脸东牙”。表演时,口含四颗、八颗甚至十颗野猪獠牙,时而快速弹吐,时而上下左右歙动……同时仍要唱、做、念、打。此技相传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如今,日渐年老的第五代传人叶全民将其独门秘诀传授给了一个事先未曾相识的年轻女子——薛巧萍。按照当时极力促成此事的时任宁海县平调剧团团长薛家骥的说法,这是传给了有缘人。

 

生活,常常有意外。来到宁海县平调剧团,我们一进剧团就遭遇了意外。刚进大门,就有一个女孩子来招呼我们。我顺其自然地认为,这位美女大概是剧团的接待人员了。一路带我们来到会议室,端茶倒水,忙前忙后。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我问,采访对象什么时候过来?她微笑着回答:“你们要采访的人就是我呀。”全场愕然,她就是宁海平调耍牙的第六代传人!年轻漂亮的她,如何与舞台上扮演凶神恶煞的妖怪联系起来呢?在我们惊讶之余,薛巧萍讲起了她的故事。

 

“唯一”的坚守

 

宁海是一座靠山临海的小县城,薛巧萍的父母就是很朴实的渔民,靠打渔为生,因此,家庭经济条件不是很宽裕。而当时,中考没考好,成绩不理想,进好的学校需要花一大笔钱,孝顺乖巧的她,不想给父母增加负担,更何况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在读书。

 

恰巧这个时候,县的文化站面向社会招生,从小就梦想当文艺兵的她,依稀间,薛巧萍似乎看到了曙光。通过选拔,薛巧萍进团了,这是1996年,15岁。此后,薛巧萍就扎根在了剧团,成为一名县里的随团演员,唱起了越剧的小生。

 

很偶然的一次机会,薛巧萍看到了平调的表演,被其中的耍牙环节深深吸引:“白白的,长长的牙齿,在口里动来动去,还可以变幻不同的花样,我觉得挺好玩的,也很想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呢?”薛巧萍回忆起当时的第一感觉说,大概也就是这种天然的好奇心促成了她以后与耍牙结下不解之缘。

 

2000年,这是薛巧萍的人生值得铭记的一年,这一年经历的事情,从此改变了她一生的发展轨迹。由于平调耍牙的老师傅年纪大了,也渐渐退出舞台,但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培养出接班人。这是宁海的遗产,如果后继无人,那岂不是太可惜了。然而越剧团又以女孩子居多,因此,团里选了八个女生,训练她们改唱平调,希望能够有人继承耍牙的绝活,薛巧萍就是其中的一个,最后也成为了唯一留下的一个。

 

艰辛自知

 

常常会有人将耍牙和变脸相提并论。四川的变脸其实更接近于魔术了,是把各种面部表情画在布上,然后由机关来控制的,而耍牙则不一样,通过牙齿在嘴里的活动,搭配上涂上油彩的面部表情,来传达想要表达的内容。这些牙齿采用的是猪的獠牙。练习时,需要将它含在口里进行,因此一开始会不停的让人产生唾液,有人还会恶心想吐。于是,一星期之内,其余女孩子全跑光了,就剩下了薛巧萍一个人坚持下来了。

 

这样的训练是非常伤身的,唾液的大量流失,身体体质也跟着下降。半个月之后,薛巧萍开始口腔溃烂,不能吃饭,不能喝水,只能靠一天两瓶的点滴来度日。薛巧萍现在想起来,都直摇头:“当时真不知道我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就感觉一直在生病,看着看着,很快就瘦下去了。我以前可是胖胖的,大家还叫我熊猫宝宝呢,但是,到后来,体重直线下降到90多斤,要是我爸妈知道了,肯定不能继续下去的。”

 

薛巧萍这大半年是实习封闭式训练,吃住都是在剧团,24小时是和剧团的人在一起,家里完全不知情,仅仅以为她是在剧团里唱越剧,忙于演出。后来回到家,家里都被吓到了,像换了个人似的,蜡黄的脸,瘦弱的身子,父母心疼极了。

 

舞台上,每一个演员都是光鲜的,闪亮的,背后的艰辛,往往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西脸东牙:美女有时是妖怪 - 王千马 - 王千马 的博客

 

 

王千马※薛巧萍

 

对于我们的惊讶,你应该习以为常了吧?

薛巧萍:恩,可以这么理解。一般人都不会想到台上那个面目狰狞的妖怪会是我演的。认识的人会知道,生活中的我其实是一个很可爱的人。所以,你们的意外,我常常遇到。在外演出的时候,经常会听到有人在说,咦,她就是那个演长牙怪物的人,不是吧?!舞台下的我和舞台上的我,对比太鲜明了,反差强烈,所以,大家都挺意外的。

 

一般女孩子的身体都承受不了这样的训练,你有犹豫退缩过吗?

薛巧萍:有过啊。我们刚开始练习耍牙的时候,牙齿在嘴里放不稳,老掉出来,还不停地流口水,而且,因为是猪的獠牙,有肉腥味,没习惯,觉得恶心想吐。所以,我也和其他小姑娘一样,会无法忍受。可能最大的不同,是因为我还是有兴趣的吧。不过,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在这里压力太大,2005年,我还是不得不离开了剧团。

 

那后来为什么又回来了?

薛巧萍:是团长叫回来的。薛团长和我说了很多,要做一个德艺双馨的人,我想想也是的。团里花了这么多心思来培养我,好不容易让叶老师傅教会我了,我怎么能扔下烂摊子一走了之呢?老师傅不再演了,下面又没有人顶替上,那耍牙岂不是就这么断送在我手里了?其实,在团里这么些年了,也是有感情的。我常常是一整天一整天的都在团里,父母都见不着面,团长他们也都是我的亲人了。再说了,我还是很喜欢表演,喜欢这门艺术活,所以,最后还是回来了。

 

当时有没有想到,大家对耍牙这么重视了?

薛巧萍:没想到过,我当时其实想,等把平调稳定之后,培养出了一个接班人之后,我再走。但是后来,身不由己,走不了。2005~2007年,这三年时间,几乎没有休息过,每天的行程都是安排满满的,在越剧和平调两边跑。我印象总有三个时间点,晚上演出到11点,然后在大巴车上卸妆,稍作整顿,转战下一个场地,到了3点,开始排练走台,刚眯了一会,六点多就要准备化妆,表演了。忙到后来,人都有点麻木了。

 

现在大家都来关注平调耍牙了,你自己的感受呢?

薛巧萍:是的,这几年,随着大家对非遗的关注,县里的领导也重视平调耍牙了,也担心这样的绝活会失传,所以,投入了一定的人力和物力来支持。成立了一个宁海平调研究中心,整理一些关于平调,关于耍牙的资料,保存下来。由于前面没有这种保护意识,一些老艺人去世之后,很多东西也就消失了,无从知道,也无法考证了。所以,要是问我关于平调耍牙的一些历史,我也是说不清楚的,大抵知道与民间祭祀有关吧。而且,更直观的来讲,就是这几年我接受的采访越来越多,经常有来拍专题,做专访的,央视都来了几次了。

 

外界关注多,你身上的光环也越来越大了吧?

薛巧萍:所以成为80后剩女了呀,呵呵。人生总归是这样的,有得必有失,不会十全十美的。就连我爸妈都说,是把女儿卖给剧团了,他们想见我都很难,我半夜回到家,他们在睡觉,我就悄悄地进房间。等到他们早上起来要出去干活的时候,我还在睡觉,他们也就悄悄地出去了,就是这样,我们没机会碰到。我的生活几乎就是围绕剧团了,没有时间去谈恋爱。等到现在,能够控制了,又没有遇见合适的人,有些人会觉得我有名了,他们男生压力大。不过,我想,婚姻大事总是迟早的,会是一个萝卜一个坑。

 

现在的练习强度相对来说小一点了吧?

薛巧萍:如果和从前刚开始练相比,是小了,不过,现在牙齿的数量增加了,已经可以耍10颗了。每天都必须要练习1~2个小时,否则技艺会生疏的。反正练习耍牙比较方便,只要一条凳子,一面镜子,一个垃圾桶就好了。所以,我基本是随身带着一盒牙,在外随时可以练习。更何况,我的师傅,年纪那么大了,也还是每天练习,他现在正练如何耍12颗牙呢。未来我也要不断有所突破和创新,要把耍牙继承发扬下去。

 

以后你会将这门绝活传给你的子女,还是收徒呢?

薛巧萍:这个问题,现在我已经没有决定权了。平调耍牙,这已经不再是我个人的喜好了。自从入选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之后,它已经是宁海的代表了。我任何有关耍牙的行为都会牵涉到集体的利益了。现在我也不能单独外出去表演,必须要通过剧团,以团里的名义出去表演。所以,就连我家的亲戚朋友都有好些没见过我表演。至于传人,我也无法决定了。不过,现在团里又有两个人在学耍牙了,未来的继承应该不是问题吧。

 

听说你们参加了世博会宁波特别日的表演,印象很深吧?

薛巧萍:我最直观的一个感受就是,太热了!38度的高温,我还穿着棉袄在台上表演。那个时候正值中午,太阳很大,汗如雨下,我脸上还画着厚重的油彩,很难受,就连台下观众都为我们叫热。但是我们觉得这样的付出是值得的,可以借助这样的机会向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展示我们宁海平调耍牙。我们的宣传力度还不够大,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记住耍牙,记住来自宁海的平调耍牙。

 

此文刊登于《城市之间》8月刊。撰文:刘艳丽。

  评论这张
 
阅读(18516)|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