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千马 的博客

思想的飞翔

 
 
 

日志

 
 
关于我

新生态作家,资深媒体人

蓝狮子〔中国〕企业研究院创意总监,中国商帮及城市文化研究学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民国话儿】东西贯起吴冠“中”  

2011-01-14 10:41: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冠中:用眼睛教眼睛 

 

我没有理由怀疑吴老在这个年代一定是孤独的。其实他自己心里也很清楚,他不属于这个时代,“整个社会都浮躁,刊物、报纸、书籍,打开看看,面目皆是浮躁;画廊济济,展览密集,与其说这是文化繁荣,不如说是为争饭碗而标新立异,哗众唬人,与有感而发的艺术创作之朴素心灵不可同日而语。”而“画家走到艺术家的很少,大部分是画匠,可以发表作品,为了名利,忙于生存,已经不做学问了,像大家那样下苦工夫的人越来越少。”与之相反的,吴老却清心寡欲,如同“苦行僧”似的蜗居在北京方庄一套小房里,据说都没怎么装修,甚至放不下丈二匹的大画,只能一面卷一面画,永远看不到全景。拜访他的人最好不要赶上饭点,因为他的午饭有可能是上一顿的剩菜剩饭,不好意思拿出手来招待。说实话,直到他在2010年逝世后,我从报纸上才知道他曾是我不远的邻居,说不准都同时在附近的超市买过生活用品,可是我那时哪里会注意到这个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老人?!

 

不要以为他是没出息的画家,如同那些落魄的文人。事实上,他的“身价”已经远远超过我们在世的大多名人。他在1974年创作的油画长卷《长江万里图》曾以5712万元人民币成交。但他对此不以为然,执着地让自己的作品交给历史考验,至于拍卖的价格高低,跟他本人毫无关系。甚至就连别人仿他也被他认定的赝品,只要落款是吴冠中,也被人以高出估价两倍多,跑到拍卖会上竞得……在余华、麦家、朱德庸、冯小刚等人纷纷“抢占”杭州西溪“名人文化别墅”引来舆论纷纷之际,想起吴老,真觉得他生活寒酸得可以。饶是这样,他也不将自己的画作放到市场上卖个好价钱,而是捐给公立博物馆收藏,这样就不会被小范围“圈养”,却将有更多人欣赏到他的画作,以期提高大众的审美品位。

 

只是,于2010年底才结束的,在浙江美术馆举办的吴冠中画展还遇到了比较尴尬的一幕。虽然当地媒体很欣喜地说,蜂拥而至的观众使其成为杭州这几年来最受欢迎的画展,但是也有一个三年级的小学生很犀利地问讲解员,“老师,吴冠中的画中心思想是什么?”几位讲解员在哑口无言后,思考良久,给出了一个答案:“吴冠中画的是美。”吴老很欣赏鲁迅,不知道他听闻后,会不会像鲁迅那样发出“救救孩子”的呼声?!晚上看钱江频道的新闻,主播钟山也在节目里感叹,是什么样的教育才让我们的孩子看什么学什么都是 “中心思想”先行?!不得不提的是吴老还有个著名的教学理念,就叫做“眼睛教眼睛”——也就是说,教学最重要的不是技法,而是审美的眼睛。要让学生由此培养起对美的感觉。动不动就中心思想,那美的感觉,自然就被挤到一边——吴老曾经在媒体面前痛斥中国的美术教育,教出了大群“美盲”。其实,我们身边很多知识分子,也依旧是“文盲”。而我们中沉默的大部分,不懂美,也就不知有爱。

 

这次画展的标题取名为“东西贯中”,应该有两层含义吧,其中的“中”一是指代吴冠中本人,另外一方面的意思就是说吴冠中本人及创作是融会了东西方文化的。1947年,吴老便曾就读于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校,1948年,作品参加过巴黎春季沙龙展和秋季沙龙展,1950年留学归国。我不知道他后不后悔这次回国,如果不归国,他便自然躲掉了文革时的灾祸——那个时候他甚至失去了创作的自由——他也可以像那些留在巴黎的同学借法国的土壤开花。但是他就是不信“种在自己的土地里长不成树”,同时也坚信艺术是无国界的,会在世界各地唤起共鸣,“有生之年我要唱出心底的最强音。”所以他执著地守望着“在祖国、在故乡、在家园、在自己心底”的真切情感——只是,人在祖国,却不意味着吴老就此故步自封画地为牢,反过来,他一直就不曾同意在创作上只固守在自己的圈子里,地球本身就不是很大,就不要分得那么细了。

 

说起鲁迅,吴老把他当作了自己的精神父亲。他甚至认为,300个齐白石也比不上鲁迅。多个少个齐白石无所谓,但少了一个鲁迅,中国人的脊梁就少半截。所以他后悔没有像鲁迅那样成为文学家,但是,从他对美盲的抨击,对社会弊端的鞭笞,到后来在那个崇尚艺术为政治服务的年代,他依旧坚持形式美的观点,死不改悔,直到今天还是个“异类”——可以看出,他又何尝不是鲁迅在艺术界的再现?!如今,鲁迅似乎已经逐渐“不合时宜”,虽然没有从中学教材里大撤退,但从人们的视野里撤退倒成了现实。相反的是,吴老的画作却越发的紧俏来。这不知道让吴老情何以堪?!好在,有画作就有纪念吴老的途径,在“东西贯中”的展览上,有这样一条大标语:“想念我,就去看我的画吧——”恩,不得不说,这就是纪念吴老最好的方式。

链接:http://newpaper.dahe.cn/dhb/html/2011-01/13/node_595.htm

  评论这张
 
阅读(369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