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千马 的博客

思想的飞翔

 
 
 

日志

 
 
关于我

新生态作家,资深媒体人

蓝狮子〔中国〕企业研究院创意总监,中国商帮及城市文化研究学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寻词问药】像康德那样的坐井观天  

2011-01-22 11:46: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耳熟能详并被粗暴对待的成语,却是古人开给当下现代病的解药。这里开的第六剂药便是——【坐井观天】:zuò jǐng guān tiān;坐在井底看天。比喻眼界小,见识少。在现代汉语中,是一个贬义词。 

 

我一直对康德这样的神人充满了向往,这个身高不足1米6的德国人,却以他时钟般精确的思维,构建和猜度了人类思维的基本模式。直到今天,他的《纯粹理性批判》依旧是哲学领域的经典。更有意思的是,康德在他80多岁的人生生涯中,却没有走出那个叫哥尼斯堡的小镇,他的足迹只局限在这个小镇60英里以内的范围。

 

这在中国人看来,应该是典型的“坐井观天”了吧。这个井,也就是哥尼斯堡。在唐朝诗人韩愈的眼里,坐井观天无疑是值得被嘲笑的行为。在他的《原道》一文中,他便如此辛辣地说,“坐井而观天,曰天下者,非天小也。”事实上也似乎如此,坐在井里,我们的视线常常为井口所局限,井口有多大,你所接触的天便有多大。这又往往导致你在认识上的局限,以为天也就这么大。但从康德身上,你又发现这种解释并不能成立,或许他看到的天就那么大,但是他在认识上却无边无涯,神飘千里。这就有点当年央视的一句广告词,你的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反正跟你当时所处的环境并没有多大关系。

 

当然,在一般人的认识里,井外的天地的确要比井里精彩得多。所以,我不知道康德一旦走出哥尼斯堡,会不会很后悔自己居然在这里窝居了一辈子。这就像我最近重新翻读《平凡的世界》中的那位,曾到外地读书的农家子弟孙少平,眼界阔了后,在自己的老家双水村再也憋不住,哪怕外出做小工,一个人累得要死要活,也要离开。不过,现实中也有很多跳出井的人,便以为自己的头顶上多了一片天,事实上在认识上依旧浅陋如昔,鄙薄如斯。这也就像当下很多身处高位的人,总以为自己站得高看得远,却没料到竟干一些愚蠢的勾当,遇到问题还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房价高了就收房产税,路堵了就收拥堵费,到最后,又一轮以公共利益为名义的搜刮民财运动开始了!

 

井外的天地如今更多的是一种无奈。农村被城市化,城市却被病化。观察当下的媒体,对城市病的探讨已经成为一种流行。就连很主旋律的报纸,也在抱怨,如今的特大型城市中,除了交通拥堵之外,房价高企、生活成本提高、空气污染、无处不在的噪音……让越来越多的人发觉,城市似乎并没有那么美好。而发生在上海胶州路的公寓大火,更使人们对城市生活的安全性感到担忧。中国文化遗产保护十大杰出人物华新民女士,以十年心血写下《为了不能失去的故乡:一个蓝眼睛北京人的十年胡同保卫战》,在她的笔下,故乡已经逐渐失去,那么多曾经美丽的胡同和四合院,如今早已成了废墟,早已被高楼淹没不知去向,只留在书中那一张张的照片中;同时留下的还有它们被破坏时的惨象……电影导演陈凯歌便说:“我现在不上大街,因为我的北京已经消失了。”

 

事实上,我们曾经唯其马首是瞻,以为它就是我们井外之天的西方,也身受城市病之痛。在清华大学的教授秦晖的眼里,初期的西方近代城市除了巴黎、伦敦等极少数例外,大都规模很小,像维也纳、布鲁塞尔、法兰克福这类现代名城,在17 世纪时并不比如今我们浙江的龙港大多少,用今天的眼光看它们都是“小城镇”。自由的空气使它们后来变成了大都市,再后来它们迈过了工业化时代大城市发展的顶峰,在“后工业时代”人们对“城市病”的抱怨中,它们的规模又趋于稳定以至萎缩,新的“小城镇”时代似乎是未来的前景——不知道,这会不会成为中国在现代化进程中的预演?!

 

所以,逃离“北上广”吧!

 

曾有人在几百年后的超级都市里,深深地理解着康德,他从不离开小镇,喜欢准时散步,在散步的时候思考天上的星空和内心的律令。他的思考在这个小镇里,传播到了另外的几个大陆,他的脚步经过的只是几株绿树,他的思想却跨越了天地——很多时候,在想象中旅行,要比在真实中旅行,要美妙得多。因为你不会因真实的丑陋而有巨大的心理落差——那个叫哥尼斯堡的小镇,也是一个你我想要生活的小镇。

 

如果说,康德甘做井底之蛙,就像凤凰传奇甘做荷塘之鱼。她在《荷塘月色》中唱,“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只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游过了四季荷花依然香……”似乎,不管外面世事如何变迁,能和你在一起,便是一生中莫大的幸福。

 

只是,当我们想回去坐井观天,可是到哪里,还能找到一片安宁的井?还能找到不被污染不被贪婪的捕鱼人打扰的荷塘?即使找到那井,头顶上的那片天也在全球化的改造中,还有往日的碧蓝吗?!我们更想知道的是,那座康德的小镇,要是放在中国,会不会像北京的那些古老胡同,被强拆?

  评论这张
 
阅读(316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