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千马 的博客

思想的飞翔

 
 
 

日志

 
 
关于我

新生态作家,资深媒体人

蓝狮子〔中国〕企业研究院创意总监,中国商帮及城市文化研究学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民国话儿】那一抹“光”的美  

2011-01-07 13:50: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光潜:慢慢走,欣赏啊! 

 

我对朱光潜一直心存亲近之心,这个学贯中西,博古通今的牛人,不仅是我的桐城老乡,也是我在桐城中学的校友。记得当年读高中时,曾幼稚地和他人比校友,总会打出朱光潜这样一张王牌。当然还有方东美、黄镇、舒芜以及章伯钧等人……我总想,自己得努力学习,争取做出成绩,不要让这些校友觉得丢脸。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高中那校门门头上的四个大字:勉成国器——这个由桐城中学的创办者,也就是桐城派后期大师、京师大学堂总教习吴汝纶先生提给桐城中学的校训,应该也曾激励过朱光潜——在它的训导下,朱光潜最终成为我国现代美学的开拓者和奠基者之一。

 

但让我汗颜的是,直到最近看过齐邦媛先生写的那本《巨流河》之前,朱光潜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一直是扁平的,符号化的。我虽然念叨他,但是无从去了解他。幸好我遇见齐邦媛先生的笔叙,一下子就让朱光潜在自己内心里饱满起来——这是个多么可爱可敬的老头,而且还是那么的有趣味,真不枉他从事了那么多年的美学研究。

 

齐邦媛遇见朱光潜之前,他便是名满天下的学者了。知道他在留欧八年中,经常流连于大英博物馆图书馆,为了生存给开明书店《一般》和《中学生》杂志写稿赚稿费,后来辑成《给青年的十二封信》,这本书和《谈美》是中学生以上都必读的“开窍”之书。不过,齐邦媛先生没提到这样一则故事——书店在出版《谈美》时曾在其封面注上“给青年的第十三封信”字样,很受欢迎。但不久,上海书摊上便出现了一本署名“朱光潸”,题目为“致青年”的书,而且副标题是“给青年的十三封信”——这种高度模仿,差点连朱光潜本人也给胡弄住了。后来,朱光潜先生还给这位“朱光潸”写了一封信,信中请朱光潸原谅,说是他误将此书认作自己的了。而信的落款则是,“几乎和你同姓同名的朋友”——这封没法寄出的信最后在《申报》上发表。想想也真好玩,原来这种抄袭和克隆的把戏打那个时候就开始了,怪不得武侠小说在大陆流行的那些年代,有卧龙生就有巨龙生,有金庸就有全庸,但不知道卧、金两人对这种克隆又是什么样的姿态?!

 

第一次见朱光潜,齐邦媛还小,在读国立武汉大学一年级。此时正逢抗日战争时期,国立武汉大学迁徙到了四川大后方。而在抗战期间,朱光潜先是在四川大学任文学院长,后在武汉大学做教务长。因缘巧合,都聚到一起了。还是朱光潜主动约见的齐邦媛,原来是他在国文老师那边看到齐邦媛写的作文,觉得她太多愁善感,没有钻研哲学的慧根,所以劝她改变一下自己的求学方向。“你如果转入到外文系,我可以做你的导师,有问题可以随时问我。”虽然在齐邦媛看来,这位坐在巨大木椅里并不庄硕的穿灰长袍的“老头”(那一年朱光潜47岁)没有什么慈祥的笑容,但他这样一句话,却至今萦绕在她的心头。说实话,我看了后也很激动,哎呀呀,如果朱光潜来做我的导师多好!如今还有哪位老师、教授这么主动的关怀学生?!还这么的把一个学生的前途挂在心上?!

 

也是看到这里,我也才知道,朱光潜不仅只是个美学专家,他其实还是个翻译大家——译著过克罗齐的《美学原理》,还是个心理学家——出版过总结自己对变态心理学的认识的《变态心理学派别》(开明书店)和《变态心理学》(商务印书馆),更是个外国文学专家。齐邦媛先生进入外文系二年纪,便有了朱光潜的“英诗”全年课,从此开始认真接触华兹华斯、雪莱、济慈……在教华兹华斯的《玛格丽特的悲苦》时,朱光潜念到最后两行,“若有人为我叹息,他们怜悯的是我,不是我的悲苦”,居然眼泪流下双颊。最后突然把书合上,快步走出教室。齐邦媛同样庆幸自己,在那个很难坦率表达感情的年代,能看到文学名师那至情的眼泪。有时我就想,如果没有这至情,朱光潜就难以在美学上攀上那么高的高度。美,其实需要有一颗感情饱满的心,才能发现的。

 

这就不免让人感慨,如今的人们啊,有几个能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他们的心灵,在这个被快速变迁的时代,裹胁着身不由己,不是被摔得七零八碎,就是注入了蝇营狗苟的计较、婆婆妈妈的世俗。他们盲无目的地向前跑着,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对世人的悲苦,更是无动于衷。他们不知道主动停下来,去寻找生活中的感动。我很佩服朱光潜的是,在那个日机在头顶上轰鸣的年代,他还用自己那带安徽腔的英国英文,为自己的学子带去诗歌之美,让人对这个悲催世界依旧有爱。我更不会忘记齐邦媛所写的这样一则事,说的是朱光潜邀请她和几个导生去他家喝茶。时值深秋,落叶积满小院。有位男学生便主动帮朱光潜扫落叶,却被朱光潜给阻止了,“我等了好久才存了这么多层落叶,晚上在书房看书,可以听见雨落下来,风卷起的声音。这个记忆,比读许多秋天境界的诗更为生动、深刻。”

 

齐邦媛说,她一生都把这一院落叶和雪莱的《西风颂》中的意象联想在一起。

链接:http://newpaper.dahe.cn/dhb/html/2011-01/06/content_447836.htm

  评论这张
 
阅读(539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