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千马 的博客

思想的飞翔

 
 
 

日志

 
 
关于我

新生态作家,资深媒体人

蓝狮子〔中国〕企业研究院创意总监,中国商帮及城市文化研究学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近代第一商·宁波帮这样做大】“汉奸”来了(三)  

2012-03-23 10:57: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裕谦就是从伊里布手上接过钦差大臣一任的。

接着,在伊里布被投入监狱后,他又被道光帝实授为两江总督。

也是他弹劾伊里布遣家丁张喜与英国人私自来往,达成不战默契。

他不像某些只会说些风凉话的将领,只知道挑刺,一听到打仗,逃得比谁都快。他是要亲自上阵的。

他出身在将门世家。他知道,自己不能给祖宗丢脸。

在整个鸦片战争期间,他是坚定的主战派。

对敌主战,对鸦片也毫不手软。

早在林则徐虎门硝烟之前,他就已然认识到,“方今最为民害者,惟鸦片烟一项,流毒既广,病民尤烈。”“鸦片烟上干国宪,下病民生,数十年来银出外洋,毒流中国,患甚于洪水猛兽”。因而提出严厉查禁鸦片“尤为目前急务”。 道光六年(1826年),裕谦出任湖北荆州知府,他就坚决实行严禁鸦片政策,曾发布告示,查禁官兵、差役、平民吸食鸦片,“有犯必获,获犯必惩”、“良民不准株累一人,烟犯更不准纵漏一人”,而且,规定如有拿获其衙门家丁一名者,即赏银五十两。

此举颇有成效。几年内,共拿获烟犯一千数百名。

此后,在江苏巡抚一任上,他又积极配合林则徐领导的禁烟运动,使江苏成为仅次于广东取得禁烟卓著成效的省份。

定海战役打响之际,裕谦已以江苏巡抚兼署两江总督。他不仅加强江苏沿海防御,尤其重视宝山、上海的备战。同时,亲临驻军,按营查验,特别称赞江南提督陈化成不分寒暑,与士卒同甘苦,治军号令严明,训练部属演放炮位,皆能致远有准。当英军屁颠屁颠跑到江苏洋面想占点便宜,却没想到占了一个大霉头,被“轰击落海者,不计其数”, 裕谦“又夺获夷船一只”。

英军一战而怕,“从此逆夷即扬帆回浙,不敢再至江苏洋面”。

没想到再次进犯定海时,裕谦又在面前等着他们。

这次,裕谦还有葛云飞、王锡朋以及郑国鸿三大“帮手”。

在1938年,也就是张朝发之前,葛云飞便任定海镇总兵,不过,1839年因父死回家守丧,错过了和英国人的首次较量。但定海二次保卫战,给了他“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的机会。他曾为此作过一首《宝刀歌》,歌词是这样: “快愈风,亮夺雪,恨斩佞臣头,渴饮仇人血!有时上马杀贼贼胆裂,灭此朝食气烈烈!吁嗟乎!男儿是处一片心肠热。”恩,心肠热,栏杆拍遍,壮怀激烈。

葛云飞字雨田,又字鹏飞。不知怎的,他的“又字”,总让笔者想起了岳飞。两者的名字中皆有飞字,此外岳飞字鹏举,字中也皆有鹏字。不知道葛云飞有没有向这位前辈学习的意思,但是在面对外敌来侮,他们殊途同归,选择了用自己的生命来捍卫民族尊严。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裕谦这次就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因为他也有神一样的队友。

他们都清楚,上次英国被迫撤兵,肯定会心有不甘,定会卷土重来。

趁着英军还没有再次进犯定海之前,裕谦就已经总结以往定海失守的教训,和积极吸取林则徐在广东任上严密备防的经验。他认为,正是因为“武备废弛,守御无方”,造成了上次定海的失守。这次再也不允许这样了。所以他大加整顿军纪,严禁官兵骚扰民间,规定“如敢占住民房,擅取民间一草一木及奸淫抢夺,欺凌寡弱,即将滋事兵丁,就地正法”,并向林则徐学习,鼓励乡民“团练勇壮,保守村庄”。

除此外,他还安慰定海人心,做好难民工作,对住房被焚毁者由“官给价值,自行搭盖”,对糊口艰难者一概给予三个月的口粮。

当然,上次定海失守,兵力缺失以及武器装备落后也是一大原因。除了带来了三大“帮手”, 裕谦还给定海当地驻兵增加了人手,从原先的两三千人,陆续增加到五千六百人,令各镇择要安营,固守城池。还从镇海军营拨调给定海一、二千斤至数百斤炮五十位,火药、铁弹各数百斤。葛云飞熟悉制炮,那就委任他开局铸造三千斤铜炮,至当年三月共铸炮五十五位。其中二十位拨解定海,其余留守镇海县城和招宝、金鸡两山。为了有效增强定海设防,他又奏请从闽省调拨八千至六千斤大炮解赴定海,并在定海道头建筑土城二百三十余丈,大力整修城垣炮台。一招一式,裕谦都要把它做到实处。

葛云飞身担重任,自然全力投入。

他甚至都无心进食。

每次吃饭时,他仅有“脱粟一器,干菜一盘,芥汤一盂”。

这年的4月,裕谦到访定海,视察防务。

看此情景,以为葛云飞节俭,玩笑中又显关切地说到,“朝廷给总兵俸禄不薄,你何必如此清苦?”

葛云飞对曰:“英夷未灭,即使肥脆满盘,末将也食不甘味。”

不过,由于战略战术思想的不统一,两人之间也曾经闹出过矛盾。

定海,据记载,其三面环山,北有晓峰岭,俯瞰县城,岭陡绝,临海有间道;东为竹山门,滨海,港狭水深;西为九安门,山丛叠,去海远;南为道头,空旷无蔽,海陆往来之要道。经裕谦同意,葛云飞从小竹山至城东青垒头,修筑土城一道,长达一千四百三十余丈,又在城东南关山,修建镇远城,周一百三十丈,即关山炮台。为增强定海防务,他请求在晓峰岭上筑炮台,小竹山下塞江路,以便杜绝偷越,并在五奎山增筑炮台,吉祥门、大渠门、毛港、虎头颈诸岛,亦各置防守,互为犄角……这一次,裕谦以费繁不许。

葛云飞急了,请借三年薪俸,自费修筑。

这让裕谦有些下不了台,不禁怒斥:“是挟我也!”

于是坚决拒绝。两人不欢而散。

后来,葛云飞再一次请求塞竹山门狭港,使不通舟楫,裕谦自然还是没有应允。

第三次,正是1841年的7月,英军顺道骚扰厦门时,葛云飞认为土城守兵单薄,加上晓峰岭背负海,且有间道,万一英军从这里打上来了,也是很危险的事。所以他又上书要求增炮和营船,以备水战。

裕谦干脆禁议水战,并下令将定海营船押过镇海。

葛云飞知道裕谦并非伊里布,望敌丧胆,而是想要固守。

但徒守必败。

他不禁长叹一声,尽管如此,也要誓死杀敌,哪怕以身殉国。

面对英军的再次进犯,三镇总兵分派工作,王锡朋出守晓峰岭,郑国鸿守卫竹山门,而葛云飞则率部踞守土城,当敌要冲。

9月26日,四艘英舰果真闯入竹山门,进行试探性进攻。

葛云飞立即上马,从土城奔往竹山门支援。沿途他还告诫将士,在敌舰没有进入射程之前,不要随便开火,以免暴露火力。不过刚到竹山门炮台不久,葛云飞就看见英舰已朝岸边扑来,时不我待,就亲自发炮,这一炮击中了离岸最近一条英舰的头桅,打死十多位英国人。英军见势不妙,撤出竹山门。

换个方位,再来一次。

这一场拉锯战前前后后,打了六天。

前五日,英军每次进攻都铩羽而归。

战斗到第五天的时候,在武器装备和军事技术远远落后于英国人的清军,已处于十分危急和极其艰苦的境地。当天,大雨昼夜不停,哗啦啦地朝清军的头上砸去,衣服湿透,就连吃饭也成了问题,因为连生火煮饭的地方也很难找到。每位士兵一天只能分到六条香糕、九只光饼,合计不到半斤粮食。定海人这时又一次表现了自己同仇敌忾的精神,冒着生命危险将饭菜送上了阵地。

还特地给葛云飞送来一碗参汤。

葛云飞流着热泪说:“葛某身为守土之官,不能驱逐英夷,致使英夷如此猖獗,还有什么面目见我父老!”

说罢,他把参汤倾洒在土城边的一条小河里,然后对将士们大声说:“诸位与葛某枵腹苦战多日了,请共饮此水,让我们同甘共苦,努力杀敌吧!”

此举无疑又振奋了将士的精神,再接再厉,再击退了英军的多次进攻。

但精神最终还是不能当饭吃。

狡猾的英军甚至又想出了一个办法,他们驱使着印度雇佣军和从闽、广强征的士兵打头阵,自己躲在后面施放冷枪,并配合炮击,分批轮番进攻。

王锡朋终于没能抵挡得住敌人如狼似虎的进攻。

此前裕谦没有赞同在晓峰岭上筑炮台的建议,导致了晓峰岭上无大炮。而将士们所用抬炮,经过多次使用之后,枪管又皆红透不能装打,王锡朋只好身先士卒,手持短刀与英国人展开肉搏。一声炮响之后,王锡朋一腿折断。饶是如此,他仍手刃蜂拥而来的敌军数人。最后,被英国人乱刀砍死。

顽强坚守阵地的郑国鸿也同样打到枪炮皆竭。有人劝他退保晓峰岭,郑国鸿说,“竹山不守,晓峰焉能自存,武臣致命疆场,分也。”

只是,晓峰岭先于竹山门失守,英军夺得临海间道后,集中兵力再顺势进攻竹山门。郑国鸿执旗督战,身中两炮,仍挥刀力战,手刃数敌,壮烈牺牲。

晓峰岭和竹山门失守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葛云飞,他知道,到时候了。

在他身边有一位同乡亲兵,他转过头就对这位亲兵说,到了为国捐躯的时候了!并嘱咐这位亲兵,如果这位亲兵能生还回家,请代他安慰80岁老母,并告诉他的子女,要继承父亲未竟之志。

当东进英军妄图三面夹攻关山炮台时,葛云飞一面取敕印遣校交缴裕谦——此时裕谦正督战镇海——请发兵进剿;一面带领亲兵二百余人,截敌拼杀。

英军曾经这样记载:“当亚当斯陆军中校指挥第十八团登陆……进入临海的炮台的南端。正在沿着长堤退却的中国人赶紧集合在他们的勇敢的葛将军的领导下,作了一次很体面的抵抗。”

转战竹山门的时候,英军飞来的枪弹打中了葛云飞的左眼,接着长刀又裹着腥风劈掉了葛云飞的半张脸面。

深怕葛云飞不死,英军又用火枪围攻,攒击。

一时间,葛云飞全身布满弹眼。

然而,尸直立不仆。

10月1日,在后世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也请别忘记在这一天,葛云飞、王锡朋、郑国鸿三总兵同日殉国。

麾下五千多名守军无一变节投降。

舟山收集的史料表明,第二次定海保卫战是整个鸦片战争中最激烈的一战,同时也是敌我双方参战人数最多、规模最大、交火时间最长、伤亡最惨重的一次战役。近些年来,一些学者指出,要重新定义定海战役在鸦片战争中的历史地位。因为在舟山发现的英军合葬墓中,其碑刻表明死者有416人。而此前有史料记载,镇江战役是鸦片战争中战斗最为激烈、双方伤亡最惨重的一次,但也只是,英军共死37人、伤128人、失踪3人。

裕谦曾总结过定海第一次失守的原因,但在后人总结定海第二次失守时,也将他作为了一个重要原因。

一是,裕谦作为封建官僚,夷情闭塞,缺乏相应的战略眼光。二是,他虽然鼓励乡民“团练勇壮,保守村庄”,但骨子里还是对下层民众有距离感的,对沿海勇于反侵略又敢于“劫富济贫”的劳动人民的戒备心理特别重,曾将他们称之为“洋盗”。其实,当时活跃在定海一带由徐保领导的“黑水党”,就是一支独立自主的抗英力量。如果恰当地加以团结,定海不难坚守。

果然,在定海二次得手的英军,其嚣张气焰,受到徐保的沉重打击。

不管如何,裕谦作为鸦片战争时期坚决抵抗外国侵略的爱国者,还是应当充分肯定的。后人在评论他在鸦片战争中的历史地位,仅次林则徐。

裕谦最后的人生结局,同样让人扼腕痛惜。

拿下了定海的英军,掉头进攻镇海。

镇海和定海唇齿相依,更关键的是,镇海还是宁波的海上门户。

坐镇镇海的裕谦在此地却没有遇到“好帮手”,浙江提督余步云难资其力。此前,该提督也曾勾结伊里布对外妥协,可惜未将他及时撤换。

裕谦又为此付出代价。

当英军数千人,分路进犯镇海金鸡、招宝两山。裕谦“亲援枹鼓”,督战威远城,但贪生怕死的余步云竟然临阵不命令士兵开炮,甚至单骑上城,谒见裕谦,以“保全数百万生灵”为词,请派外委陈志刚前往英舰求和,以“暂事羁縻”……

结果显而易见,镇海同样兵败如山倒。

看到大势已去的裕谦,怀着失地辱国义愤,跳沉泮池,以身殉国。后被抢救,护送出城,次日至余姚气绝,殓于杭州

不得不说,战争是检验国家是否真正强大的试金石。在这块试金石上,清朝凸显出了其日薄西山的真正面目。当然,战争也是一块大舞台,在它上面,可以看到时代风云以及不同嘴脸的人物,有裕谦、林则徐这样的英雄,也有伊里布这样的孬种,更有余步云这样的败类……

当然,在鸦片战争中,我们还见到了一群具有特殊身份的人,这些人让我们耳熟能详,但绝对想象不到他们在鸦片战争这样一个场合,就已经“批量”出现。

那就是,汉奸。

  评论这张
 
阅读(46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