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千马 的博客

思想的飞翔

 
 
 

日志

 
 
关于我

新生态作家,资深媒体人

蓝狮子〔中国〕企业研究院创意总监,中国商帮及城市文化研究学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1894年的李鸿章、盛宣怀及张謇   

2014-07-25 17:4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94年,给了还在仕途上孜孜以求的张謇一个状元,也给了盛宣怀一个很大的危机。


这一年,大清王朝实际当权者慈禧太后恰逢60大寿,为此举行恩科会试。已经42岁的南通张謇,再次投考。
此前,他曾应顺天乡试,获中第二名,成为南方士子的魁首,但却在接下来的礼部会试中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多年的科场消磨,让他在听闻一位老友客死在旅顺时,日记里曾写,“凄婉天涯,名心益冷”。这次投考,是父命难违,也是他第五次进京应试。在张謇眼里,也无非是打酱油,但让人意料不到的是,他先在礼部会试中被取中第六十名贡士,复试时中了一等第十一名。帝师翁同龢却将他改为第十名。这还不够,等殿试时,翁同龢更是劝说其他阅卷大臣把张謇的卷子定为第一,并特地向光绪介绍说:“张謇,江南名士,且孝子也。”于是,他竟得中一甲一名状元,并被授以六品的翰林院修撰官职。


眼看着追求一生的功名就此展开,张謇有些意气风发。


也就是慈禧太后的60大寿,为了庆祝生日,她竟然将李鸿章的心血也是洋务运动的样榜——北洋水师用于购买军械的钱,挪去修作颐和园了。这李鸿章的心血也是洋务运动的样榜——北洋水师在随后的中日甲午战争中,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也让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只向西方学了点皮毛技术的洋务运动,开始破产了。


很多人把甲午战争的失败扣在慈禧太后头上,事实上,李鸿章并不缺钱。盛宣怀手里就把持着晚清工业体系中最大的两个产业,轮船和电报,如果李鸿章再缺钱,显然就说不过去。在战败后,李鸿章赴马关议和时,临行前向代表直隶总督兼北洋通商大臣王文韶列册交代时,仅淮军银钱所就存银800多万两。


有人就对李鸿章是否真正的公忠体国表示怀疑,如果真的是对国家前途考虑,尽可先用此款来购置新式船舰,生产枪炮弹药,何必拘泥于部拨?!只能说,李鸿章还是有私心的。自己的小金库能不动,还是不动。


这种因专制而导致的腐败,在帝国已经屡见不鲜了,甚至让帝国的肌体病入膏肓。也正是将这种现象看见眼里,一直对挑战中华帝国心存犹疑的日本,终于痛下决心。


随后《马关条约》签订,举国舆论滔滔,戊戌变法由此肇端,李鸿章也因对战事不利负有责任而暂时失势。
朝廷中,以翁同龢为核心的后清议派,多次斥责李鸿章“避战自保”。当然,谁也不能保证,这里没有搀杂个人的爱恨情仇。


想当年,李鸿章还在曾国藩幕府时,曾弹劾过安徽巡抚翁同书。这个翁同书,就是翁同龢的哥哥,因为在处理江北练首苗沛霖的事件上措施失当,以致激起大变,而他本人又在守卫定远时,弃城逃走,没有尽到封疆大吏应有的责任。在李鸿章的一纸诉状下,翁同书虽然没被杀头,但被发配新疆,到死也没能回来,倒是两代帝师,翁同书他爸翁心存被气得翘了辫子。如今,有了这么个机会,翁同龢就往死了逼李鸿章。尤其是黄海海战后,当后党趋向对日本妥协时,他们又苦谏要求抗战到底。这之中,除了翁同龢,还有光绪帝爱妃珍妃兄长、礼部侍郎志锐,珍妃师傅、侍读学士文廷式……


当然也少不了翁同龢的门生张謇。


这也让依附于李鸿章的盛宣怀感到了一阵寒意。似乎他也要重蹈胡雪岩的覆辙。


但他却不是胡雪岩。


如果说胡雪岩只依靠左宗棠,他倒是狡兔三窟。


他可以把自己和李鸿章捆绑在一起,但是他也在暗地里培植自己的势力。除了督办更多的企业,把控自己督办企业的财权,更重要的是在生意往来中,积极寻找自己的“合伙人”。早在1890年代初,他就搭上了晚清的一位重臣,时任湖广总督的张之洞。


其时张之洞正在大炼钢铁,操办汉阳钢铁厂,却因为矿石和燃料急缺正抓头皮,盛宣怀适时地把自己在湖北省大冶县的煤铁矿,卖给了张之洞,解了张之洞的燃眉之急。


也正是借此机会,盛宣怀傍上了张之洞。


当李鸿章被甲午战争给击跨之后,盛宣怀赶紧将过去在李鸿章保护下的所有工商业企业,逐步转移到了张之洞的保护伞下。


在汉阳铁厂开始生火炼铁后,由于考虑不周,所购设备不适合大冶铁矿提供的含磷较高的矿砂,所炼钢料不符合铁路钢轨的要求,钢铁生产陷入困境,到最后竟难以为继。盛宣怀又适时地顶了上来,帮张之洞背起了这样一个大包袱。


不过,两人之间肯定有一些讨价还价,盛宣怀看上了卢汉铁路——这是清政府在甲午战争后自主修筑的第一条铁路。张之洞建设汉阳铁厂,很大原因也是为了生产卢汉铁路所需钢轨。虽然有些不爽,但为了保证盛宣怀能承办汉阳铁厂,张之洞只好将卢汉铁路的督办权,交给盛宣怀。


等着看盛宣怀笑话的人,看到的却是一个更蓬勃生长的对手。

 

注:此文为本人的作品《天下宁波帮》(暂定名)中的一个小节,在此贴出来,以纪念150年前的甲午战争。

————————————华丽丽的分割线————————————————

王千马,青年新生态作家,批评家。曾任蓝狮子旗下子品牌蓝耳文创总编辑,现为蓝狮子企业文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个人作品有小说《媒体这个圈》、《无所适从的荷尔蒙》等数部,主编有《无法独活·致喂大的年轻人》、《不焦虑的青春》,2013年推出《重新发现上海1843-1949》。2014年下半年即将推出中国民间金融百年史方面的作品。

 

1894年的李鸿章、盛宣怀及张謇 - 王千马 - 王千马 的博客

 《不焦虑的青春》
王千马 主编
许骥  黄慧敏 杨帆  黄诗薇  王晓鹏 著
中国友谊出版社
京东、当当、卓越有售
 

 

1894年的李鸿章、盛宣怀及张謇 - 王千马 - 王千马 的博客
《重新发现上海1843-1949》
王千马  著
浙江大学出版社
京东、当当、卓越有售

 

  评论这张
 
阅读(852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