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千马 的博客

思想的飞翔

 
 
 

日志

 
 
关于我

新生态作家,资深媒体人

蓝狮子〔中国〕企业研究院创意总监,中国商帮及城市文化研究学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王千马:中国近代史有宁波帮的影子   

2015-12-12 14:47: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千马:中国近代史有宁波帮的影子 - 王千马 - 王千马 的博客
 
王千马:中国近代史有宁波帮的影子 - 王千马 - 王千马 的博客

 

此文刊载于《新侨报》2015年12月11日

 

王千马,做过媒体写过书,与其交流你似乎不用费太多力气,因为他总能给予特别“扣题”的回答。初见他,是在《宁波帮:天下第一商帮如何搅动近代中国》的签售现场,儒雅的文人气质与其曾在网上上传的一张长发照大相径庭,谈吐谦和,尤其说到有关宁波商人的一些历史,那一番真知灼见让人钦佩。在他看来,中国的近代史始终有着宁波帮的身影,而这也是促使他最终写下这本书的重要原因。

 

写宁波帮 更多关注其成长史  

 

新侨报:网上的资料图,有一张你扎马尾染头发的照片,那是什么时候拍的?感觉那会儿特别文艺,而这次《宁波帮:天下第一商帮如何搅动近代中国》〔以下简称《宁波帮》〕新书读者见面会的现场,你理着精神的短发,更多了一份学者的气息,发型的变化,是否也和自己心境的变化有关呢?

王千马:其实我是喜欢体验人生多样性的一个人,头发只不过是我的表达方式之一。从上世纪90年代末就染了一头黄发在大学的校园里飘来飘去,到参加工作后依旧留长发扎马尾……你看到的照片大概是我十年前的样子。那时我丝毫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对于我来说,这是一种自由,当然,是在不侵犯别人前提下的自由。不过,所有的人都应该在合适的年龄干合适的事情,青春就应该张狂、奔放一些,但等你年纪大了,再张狂、奔放,就显得有点玩过头了,该丰富的不是外在,而是内心了。当然,现在有条件我也不介意再把头发留起来,因为我觉得我的青春从来不过期。

  

新侨报:曾经写的作品大多关注的是当下青年人的一些生存特质,比如《无法独活·致喂大的年轻人》、《她比时尚寂寞》等等,这次是出于怎样的初衷让你想要执笔写这本关于宁波商帮的书?

王千马:每种树木,在向上生长时候,都会遇到风雨的困惑。有困惑,自然想要解答,不是求助于人,就是反求诸己。只不过以前关注青年人,是关注树木成长的本身,如今关注城市文化,写宁波商帮,更多是关注树木成长的背景,以及它所扎根的土壤。也就是从过往的历史中,了解我们这些年轻人到底是怎么来的,然后再努力地推动这个社会的进步。事实上,这些书在内涵上是一脉相承的。

  

新侨报:这本《宁波帮》从开始写作到完成,前后花了多少时间?创作过程中,有没有一些让你印象特别深刻的桥段或者故事?

王千马:这本书前前后后写了四年多。当然得益于我在宁波也生活过几年,所以走访了一些相关的古迹和旧居。如果非得说特别深刻的桥段和故事,其实也很多,比如叶澄衷刚在上海创业时,拾金不昧归还洋人的钱包,正是这诚实的作为,让他最终得到了对方的帮助,成就了自己五金大王的美名。从这个案例也可以看出,尽管宁波帮在风雨如晦的年代为了求得生存,固然会游走于灰色地带,但在更多时候,还是讲究诚信,以义致利。

当然,宁波帮的成功还在于其自身的团结、互助,勇于冒险和斗争,比如说法国人想侵占上海的四明公所时,以严信厚、叶澄衷、朱葆三为首的一帮人,坚决抵抗,尤其是在1898年,他们甚至发动了中国对抗外国势力的第一次政治罢工,以工商作为后盾,发起诸多“短打朋友”,最终让法国人退步,是为民气压倒了洋气。也正是在这次对抗中,日后叫响上海滩的“阿德哥”虞洽卿得以脱颖而出。

  

对宁波这座城 心存感激

  

新侨报:在写作过程中,对于宁波商人的理解和认识有无发生一些变化?

王千马:接触这个商帮之前,我从没想过在宁波人中会出现这么多“大佬”,同样也没想到,今天上海的繁荣,正是建立在以宁波帮为首的江浙资本的涌入之上。当然,香港也不例外。事实上,早在高中时期,我就已经和宁波帮结缘,学校里醒目的“逸夫楼”,便是宁波帮的慈善之举。但直到动手写这本书之前,我才知道邵逸夫是从宁波走出。  

更重要的是,相比较晋商和徽商,这些“大佬”并不是一个传统的商人,他们在赚钱的同时,更愿意将这些资金变成资本,用来发展实业。

日后,更是通过实业救国、教育救国、立宪救国,来和洋人争权利,来挽华夏于既倒。从中我们又可以发现,中国近代史中的大事件,从来就少不了宁波商人的身影。在某种意义上,他们搅动了近代中国。要想了解近代中国的由来,我们就有必要重新去发现宁波帮。这也是促使我最终写下这本书的重要原因。

  

新侨报:安徽是故乡,之后,你又在许多地方呆过:济南、上海、杭州、北京,再是宁波,那么对于宁波这座城,以及宁波的人,谈谈你的看法和感受吧。

王千马:就像我用头发体验人生多样性一样,我也喜欢到处游走,但不是走马观花的旅游,而是有机会在某个城市待上一段时间,感受这个城市的人情冷暖。当然,这也跟我的工作变动有关。在我的概念里,前半生做加法,后半生做减法。如果要我评价对这城市的看法,对宁波,我心存感激,因为它为我提供了工作机会,甚至让我认识了宁波帮这个伟大的群体。

但问题在于,在二三线城市中,宁波的生活成本太高,同时,宁波帮的成功大多是在外地,而非本土,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荣光还停留在过去。在和宁波同仁的交流中,我明显感知他们都有很强的身份焦虑。毕竟今天的宁波,在没有了过去航运业和金融业的强势之后,仅仅依靠低端制造业,和外贸业,是无法和后起之秀的城市分出明显胜负的。在一个同质化竞争的时代,如何建设一个更强的本土宁波,是宁波未来的使命。

 

用写作体验人生

  

新侨报:做过记者、刊物主编,以及现在的作家,这三个身份,你个人最青睐哪一个?

王千马:谈不上最,只能说,在某个阶段最喜欢而已。当然,现在让我同时身兼这三个身份,我也不反对。

  

新侨报:如此凑巧,这三种职业都离不开写作,是自小就很喜欢文学和写作?

王千马:写作可以让我体验更丰富的人生。就像康德终生未离开葛底斯堡,而且终身未娶,却不影响他内心的充实、愉悦。正像你所说,这三个职业都离不开写作,都与文字打交道。事实上,我喜欢文字,也是通过它,触摸世界的无限可能,建立属于自己的,没人能攻占得了的王国。

  

新侨报:最近有没有新的创作正在进行或即将开始创作?

王千马:如果说这本《宁波帮》还是在回望过去的历史,那么,我现在正在做的中国企业研究院,是努力传播当下先进的财经思想,和中国优秀的企业家一起推动中国的进步。所以,接下来,我会有几本建立在走访调研基础上的报告文学。当然,更重要的是,我还要继续完成《宁波帮》的中下两册。

  

新侨报:长久以来,笔耕不辍,除了写作,有没有想过尝试做一些其他的事?

王千马:写作之外,虽然对球类项目大多不精通,但都能玩上两手。不过,说了很多人都不相信,我超想做一个架子鼓手。哈哈。我曾在脑海里无数次为自己开过音乐会,有机会还会去学习的,想想滚石乐队的那些老头,到现在还在ROCK,我还年轻,怕什么呢。

 

新侨报:据说你喜欢足球?文人圈里喜欢足球的还真不多,究竟足球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王千马:足球是圆的啊。另外,我是个进攻型的前锋。管它踢得臭不臭,我就喜欢破门的感觉。当然,喜欢足球也是因为作为写字的人,一定要保持身体的健康,没有好的身体作后盾,你的创作生命一定会失去很多。

本报记者 裘国贤/文 受访者/供图

链接:

http://daily.cnnb.com.cn/xqb/html/2015-12/11/node_210.htm

http://daily.cnnb.com.cn/xqb/html/2015-12/11/content_918678.htm?div=-1

 

--------------华丽丽的分割线-----------------------------


新宁波帮的突围之路〔往昔“第一”宁波帮 今日泯然台温州?〕 - 王千马 - 王千马 的博客
作者:王千马 著
出版社:现代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年6月第一版
定价:59.8RMB
网店:http://item.jd.com/11710693.html〔京东〕
 
http://product.dangdang.com/23712976.html 〔当当〕
 
http://www.amazon.cn/%E5%AE%81%E6%B3%A2%E5%B8%AE-%E5%A4%A9%E4%B8%8B%E7%AC%AC%E4%B8%80%E5%95%86%E5%B8%AE%E5%A6%82%E4%BD%95%E6%90%85%E5%8A%A8%E8%BF%91%E4%BB%A3%E4%B8%AD%E5%9B%BD-%E7%8E%8B%E5%8D%83%E9%A9%AC/dp/B00ZOOSU86/ref=sr_1_1?ie=UTF8&qid=1438932948&sr=8-1&keywords=%E5%AE%81%E6%B3%A2%E5%B8%AE 〔亚马逊〕
 

称宁波帮为天下第一商帮不是没有道理的。

以钱庄和航运起家,他们是近代中国经济的弄潮儿。创办上海规模最大的第一家交易所,中国第一家信托公司,资金最大、信誉最好的中国保险公司……他们控制了上海、天津乃至全中国的商业版图。与晋商、徽商相比,他们更具创新意识和市场精神,对近代乃至现代中国的经济格局影响也最大。

他们虽然起家并成名于工商业,但他们的影响力并不仅仅限于工商业,从洋务运动到清末新政、辛亥革命和北洋混战,再到蒋氏登台、民国初定……他们的身影出现在了中国近代史上几乎所有的重要事件中,是李鸿章、孙中山、袁世凯、蒋介石都不得不倚重的力量。

本书将宁波帮置于近代中国艰难转型的时代大背景下对其成长的历史进行了全面的记述和解读,从中可以发现,宁波帮的厉害之处在于它不仅仅是一个商帮,而且作为一个姿态鲜明、独立自主的政治符号,它全程参与和推进了中国近代史的演进。可以说,没有宁波帮的中国近代史是不完整的,这也是我们今天要重新发现和评价宁波帮的意义所在。

畅销财经作家吴晓波、历史学者张鸣、著名作家艾伟、资深财经媒体人何力、财经作家苏小和、甬商研究院首席专家黄江伟连袂推荐!

一部宁波帮的成长史,也是一部近代中国的商业史,

更是一部近代中国的转型史! 

控制上海乃至全中国的商业版图,

李鸿章、孙中山、袁世凯、蒋介石都不得不倚重的力量;

辛亥革命的成功,宁波帮有一半的功劳……

宁波帮,帮中国!

 

精彩段落试读:

不得不说,经营钱庄业,似乎早已成宁波人的商业基因。根据资料得知,早在1567 年也就是明朝的隆庆元年,开放海禁导致了洋钱(银元)大量流入,产生了兑换银元和铜钱的需求。钱庄也在宁波应运而生。而雷履泰在山西成立天下闻名的日升昌票号时,也已经是1824 年左右。

这些宁波人做出这个大胆的决定时,肯定没有想得太多,但他们却借此更加清晰地认识到轮船的优越性,并率先进入了先进的航运业,改变了中国靠人力、风力航运的格局。可以说,是他们,拉开了洋务运动的序幕。

19 世纪60 年代太平军入浙。阴差阳错,这无形中给了宁波商人一个质的机会。当时纯粹是“避战乱”的目的,使近代宁波形成了向外商业移民的第二个浪潮。宁波几乎绝大部分的商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在那一年都转移到了上海。这也是上海崛起的一个很大的原因。 

宁波帮不像早期的晋商、徽商那样依赖特权,将自己所有的身家都建立在官府的准入政策之上;其次,他们在与西人以及西方文明的接触过程中,得以早早地拥抱机器化大生产。在中国由传统的农业文明陡然进入工业文明的轨道时,他们如鱼得水,华丽转身,从生意人变成了中国近代的企业家,或者工商兼修。 

严信厚隐隐约约看到抱团的宁波帮,在未来的日子里,将当仁不让地成为上海近代商业的龙头老大。作为老大,他有这个责任和义务,让这个团队抱得更紧密——这也是自方介堂、李也亭、董棣林时代就已形成的传统,到严信厚这里自然要发扬光大。 

近代宁波帮这里,因为基本上成长于西学背景之下,受西方资本主义的教育与熏陶,所以在义利观上,已潜移默化地发生改变。加上社会价值观也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有了新的内容,财富逐渐被视为名誉和地位的象征。 

中国通商银行尽管是盛宣怀的心血,但它的实权,最终是操在了宁波帮的手里。所以它的成立,也标志着宁波帮钱庄业向新式银行转化之开始。宁波人兴办银行,自此也成为一种风气。 

1911年12 月10 日,中华银行召开股东大会,成立董事会和执行部。亲任该行的董事长是孙中山,黄兴则为副董。而朱葆三成了16 名董事之一。这也意味着,朱葆三在跟陈其美交道之后,更进一步地与革命领导核心有了紧密的联系。更重要的是,在孙中山就任中国民国临时大总统之后,他又成了孙中山的“接班人”——改任中华银行董事长。 

朱葆三在拿自己的个人信誉为借款背书,但是超级有效果,三下五除二就帮陈其美解决了他死活搞不定的难题。此后,上海就流传开了:“道台一颗印,不及朱葆三一封信!”这为朱葆三也为宁波帮在革命党人中挣足了面子。

  评论这张
 
阅读(46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