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千马 的博客

思想的飞翔

 
 
 

日志

 
 
关于我

新生态作家,资深媒体人

蓝狮子〔中国〕企业研究院创意总监,中国商帮及城市文化研究学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新宁波帮的突围之路〔往昔“第一”宁波帮 今日泯然台温州?〕  

2015-09-17 16:19: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宁波帮的突围之路〔往昔“第一”宁波帮 今日泯然台温州?〕 - 王千马 - 王千马 的博客
此文为《时代周报》对王千马的专访。作者为韩玮。刊发于353期〔2015年9月15日-21日〕
 

香港前特首董建华是宁波人、到处给内地高校捐楼的邵逸夫是宁波人、上海大世界的创办人黄楚九是宁波人;上海规模最大的第一家交易所、中国第一家信托公司、资金最大信誉最好的中国保险公司,都是宁波人创办的……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之初,青年作家王千马列数了一连串出自宁波的商业大亨。

在近代中国的商业版图上,宁波这个城市有自己的位置,但宁波真正出名的,是宁波人抱团经商的能力,是成名于工商业但影响力早已远远超越工商业的宁波帮。“宁波帮”泛指旧宁波府属的鄞县、镇海、慈溪、奉化、象山、定海六县在外地的商人、企业家及旅居外地的宁波人。宁波帮是中国近代最大的商帮,回视中国近代史上的重要时刻,宁波帮的身影或登至台前或藏于幕后,从不缺席。

王千马将这些重要时刻写成了一本书:《宁波帮:天下第一商帮如何搅动近代中国》。他说,他想通过宁波帮的发展,来看中国是如何从近代一步步走到了今天,所以,“这不仅是宁波帮的成长史、商业史,更是中国的转型史”。

王千马认为,宁波帮对中国当代企业家来说,借鉴意义“巨大”。近代的宁波帮,起步时先依附于权力、服务于权力,力量壮大之后,宁波帮开始积极参与权力的改造,并对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提出了自己的构想。

“我希望,当下的企业家能够以此为鉴,在就业问题、改革问题、转型问题等社会问题中发挥作用,成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王千马说。

 

新宁波帮的突围之路〔往昔“第一”宁波帮 今日泯然台温州?〕 - 王千马 - 王千马 的博客

 2003年,宁波市新闻文化中心举办“宁波帮·帮宁波”事迹成果展。今天的宁波人还躺在过去宁波帮的辉煌上。 CFP 供图

 
“第一”商帮之由:参与权力构建
 
时代周报:为什么会关注商帮文化研究?
王千马:以前,我们看不上商人,商人也自我矮化,但伴随改革开放及民营经济的发展,企业家越来越成为社会的重要力量。不过,现在的企业家大多埋头做企业,其他一概不管,随着企业力量壮大,继续保持这种姿态其实是一种损失。所以,我要关注过去的商帮,研究商帮历史,传播他们的思想,期望对当下的企业家有所推动。
 
时代周报:关于商帮文化,大家通常会谈晋商、徽商,你又不是宁波人,为什么会注意到宁波帮?
王千马:一开始,我对宁波帮中的几个杰出人物比较感兴趣,比如严信厚、盛宣怀〔注:这里有误,盛宣怀不是宁波人,但他是宁波人的好“基友”〕。其实,在严信厚之前,在上海打拼的宁波人很多,为什么独独称他为宁波帮的鼻祖?一方面,他和盛宣怀一起开启了以幕僚主导洋务运动的时代;另一方面,他不再是单纯的生意人,而是变成了企业家,开启了实业救国之路。
正是对这些人物的关注,让越来越多的宁波牛人进入我的视野。我开始发现,从西风初来、洋务运动到清末新政、辛亥革命,再到北洋混战、蒋氏登台,直至民国初定—这些人物的成长贯穿于中国从大破到大立的进程。意识到这些时,我觉得这个商帮值得一写。
 
时代周报:宁波帮的发家路径是什么?
王千马:宁波帮发家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地理位置:宁波舟山〔注:即清时的定海。现为浙江省舟山市。〕是南北洋的跳板。当年,英国打响定海战役正是看中了定海的跳板作用。同样因为地理位置,宁波过去是边鄙之地,儒家思想未能深入,反而孕育出重商的文化。过去,宁波又叫贸县,足见贸易在当地之兴盛。人口方面,在南宋时期,杭州是首都,宁波是军机重镇,人口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地利、天时、人和,是宁波帮发展的客观条件。
当年,很多宁波人从老外滩出发,乘坐火轮船到十六铺,进入上海打拼。宁波帮以航运和钱庄起家,通过这两个行业掌握了上海的经济命脉,进而创办了上海规模最大的第一家交易所、中国第一家信托公司、资金最大信誉最好的中国保险公司等。
除了上海,宁波帮沿着长江水系,向上可以到达天津,向下可以前往香港。后来,宁波帮的势力对天津、香港等地的经济发展都起到了很强的推动作用,进而控制了上海、天津乃至全国的商业版图。但人无完人、帮无完帮,宁波帮发展时也走过不少灰色路径,时有会党勾结等行为,但总的来说,他们对中国近代的发展施加了很多正面影响。
 
时代周报:宁波帮的发家史对于当下有何借鉴意义?
王千马:这个商帮之所以能够成功,主要原因之一是享受了开放的红利。这提醒我们,不能再自闭于世界,封闭运转。
更重要的层面是,宁波帮成长于一个被迫开放的年代,被迫意味着歧视。当时,国家命运窘迫,他们能在那样的环境下走出来,身上显露无遗的是那种生于忧患的危难意识和冒险创新精神,以及“人穷志不短”、“讲究诚信”的人生信条。这对于当下来说极具启发意义。
 
时代周报:你将宁波帮立为“天下第一商帮”,为什么将它置于这样的高度?晋商、徽商都不如它?
王千马:的确,徽商和晋商在过去很厉害,但他们缺乏现代性,更接近于传统的生意人。而且,他们将商人当成末业,以末创业,以本守之。宁波帮则不同。他们崛起后,对近代中国的政治体制开始有所诉求,并身体力行地推动着变革,比如以“北袁(袁世凯)南张(张謇)”为向导,推动君主立宪。
宁波帮不像晋商、徽商那样,只是权力的依附品、寄生虫。他们虽然也喜欢和官员拉近距离—毕竟传统的中国实业很难与官员、政治脱离关系,但同时,他们带着改造权力的目的,并参与到了权力框架的构建之中。值得注意的是,宁波帮对政治运动的介入是适当而精准的,这使宁波帮在数个急流险滩中尽可能地避开了风险,保证了连续不断的发展节奏。
作为新生的资产阶级,宁波帮不满足于自己的政治身份,更不惮于发出属于这个群体的声音。从“工业救国”到“教育救国”再到“立宪救国”,他们改变了商人作为“食利者”的固有形象,也改变了商人在政治话语体系中受贬抑的地位。所以,我要立宁波帮为“天下第一商帮”。
 
新宁波帮:须以“中国创造”为突破口
 
时代周报:在国家大力提倡创新创业“互联网+”和科技制造的今天,宁波帮及新宁波帮的处境如何?
王千马:宁波帮的困境也是宁波的困境,和它的周边城市差不多。当年,宁波一度把温州、台州都甩在了身后,但随着解放后的洗牌,甬台温已经一体化了。温州与台州的问题,也同样是宁波面临的问题—产业如何转型升级?工业4.0如何实现?
宁波还有个特别的现象。比如余姚,大家称之为浙江余姚,提到奉化,又说浙江奉化,而不是宁波余姚,宁波奉化。有时,他们甚至把浙江也省去,直呼中国余姚、中国奉化。以至于大家知道余姚,知道奉化,但宁波呢,那就是一个磨具之乡、杨梅之乡等各种“之乡”拼凑在一起的地方,整体形象模糊。所以,宁波的问题还包括如何让所有“儿子”凝成一股劲,产生合力。
在企业层面,宁波目前虽然有一些拿得出手的品牌,比如雅戈尔、奥克斯,但这些传统制造企业普遍面临转型升级的问题,尤其是当经济进入“互联网+”时代,很难找到较好的转型出路。所以,在新宁波帮享受完第二轮开放的红利后,甬商如何再雄起、如何再次引领商业,是一个巨大挑战。
 
时代周报:在你看来,如今的新宁波帮不如当年的宁波帮?
王千马:宁波帮起家的左右手是航运和金融,但建国以后,他们赖以生存的产业国有化了,先进性和现代性随之丧失。航运方面,世界船王包玉刚、董建华之父董浩云等都转移到了香港;而金融业随着公私合营也无法掌握。这就是为什么改革开放之前的30年,宁波帮的话语权严重缩水、影响力急剧萎缩的原因。
改革开放之后,宁波帮通过新一轮的开放,通过低端制造业与外贸业,比内陆地区的人早赚了点钱,但这些只是辛苦钱,因为第二轮的开放红利与前一轮有天壤之别。比如,实业家过去开银行,说开就开,而今,大家还在讨论民营资本能否进入银行。
在制造业与外贸业上,如今的宁波与周边的台州、温州没有太大区别,都是同质化的“中国制造”,没有走上“中国创造”之路。
所以,新宁波帮这个曾经负有极大创造精神的商帮,现在是受到很大束缚的。未来,如果国家能开一些口子,给民营资本一些通道,新宁波帮可能迎来又一次机遇。
 
时代周报:未来,新宁波帮如何才能重振雄风?
王千马:新宁波帮如果想成为新一轮的领头人,就必须要在“中国创造”上下功夫,而这又与三个方面紧密相关:宁波如何培养人才、如何吸纳人才以及已经富起来的宁波人如何继承当年的创业精神,进一步走出去。
在浙江,人才的培养主要集中在杭州。好在,宁波帮兴建了一个宁波大学。现在又有了宁波诺丁汉大学。宁波在人才培养上正在探索自己的路径。
但与此同时,宁波对人才的吸纳能力仍很弱,有一种把人往外挤的感觉。最直观的感受是,这个城市房价很高,生活成本不低。虽然北京的房价也很高,但它拥有优渥的资源,很多年轻人即便生活得很苦也愿意“北漂”,但宁波的资源远不及北京。所以,如何把人才留在生活成本高企的宁波,是这个城市需要思考的问题。
我们说宁波帮时,通常指的是在外地的宁波人,而不是留在宁波的宁波人。那些在外打拼的宁波人,其所受的教育要比本土宁波人广,他们的光芒甚至掩盖了留在宁波的宁波帮。当然今天,本土的宁波帮如何拓宽商界疆域,对宁波的未来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华丽丽的分割线-----------------------------

新宁波帮的突围之路〔往昔“第一”宁波帮 今日泯然台温州?〕 - 王千马 - 王千马 的博客
作者:王千马 著
出版社:现代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年6月第一版
定价:59.8RMB
网店:
http://item.jd.com/11710693.html〔京东〕
 
http://product.dangdang.com/23712976.html 〔当当〕
 
http://www.amazon.cn/%E5%AE%81%E6%B3%A2%E5%B8%AE-%E5%A4%A9%E4%B8%8B%E7%AC%AC%E4%B8%80%E5%95%86%E5%B8%AE%E5%A6%82%E4%BD%95%E6%90%85%E5%8A%A8%E8%BF%91%E4%BB%A3%E4%B8%AD%E5%9B%BD-%E7%8E%8B%E5%8D%83%E9%A9%AC/dp/B00ZOOSU86/ref=sr_1_1?ie=UTF8&qid=1438932948&sr=8-1&keywords=%E5%AE%81%E6%B3%A2%E5%B8%AE 〔亚马逊〕
 

称宁波帮为天下第一商帮不是没有道理的。

以钱庄和航运起家,他们是近代中国经济的弄潮儿。创办上海规模最大的第一家交易所,中国第一家信托公司,资金最大、信誉最好的中国保险公司……他们控制了上海、天津乃至全中国的商业版图。与晋商、徽商相比,他们更具创新意识和市场精神,对近代乃至现代中国的经济格局影响也最大。

他们虽然起家并成名于工商业,但他们的影响力并不仅仅限于工商业,从洋务运动到清末新政、辛亥革命和北洋混战,再到蒋氏登台、民国初定……他们的身影出现在了中国近代史上几乎所有的重要事件中,是李鸿章、孙中山、袁世凯、蒋介石都不得不倚重的力量。

本书将宁波帮置于近代中国艰难转型的时代大背景下对其成长的历史进行了全面的记述和解读,从中可以发现,宁波帮的厉害之处在于它不仅仅是一个商帮,而且作为一个姿态鲜明、独立自主的政治符号,它全程参与和推进了中国近代史的演进。可以说,没有宁波帮的中国近代史是不完整的,这也是我们今天要重新发现和评价宁波帮的意义所在。

畅销财经作家吴晓波、历史学者张鸣、著名作家艾伟、资深财经媒体人何力、财经作家苏小和、甬商研究院首席专家黄江伟连袂推荐!

一部宁波帮的成长史,也是一部近代中国的商业史,

更是一部近代中国的转型史! 

控制上海乃至全中国的商业版图,

李鸿章、孙中山、袁世凯、蒋介石都不得不倚重的力量;

辛亥革命的成功,宁波帮有一半的功劳……

宁波帮,帮中国!

 

精彩段落试读:

不得不说,经营钱庄业,似乎早已成宁波人的商业基因。根据资料得知,早在1567 年也就是明朝的隆庆元年,开放海禁导致了洋钱(银元)大量流入,产生了兑换银元和铜钱的需求。钱庄也在宁波应运而生。而雷履泰在山西成立天下闻名的日升昌票号时,也已经是1824 年左右。

 

这些宁波人做出这个大胆的决定时,肯定没有想得太多,但他们却借此更加清晰地认识到轮船的优越性,并率先进入了先进的航运业,改变了中国靠人力、风力航运的格局。可以说,是他们,拉开了洋务运动的序幕。

 

19 世纪60 年代太平军入浙。阴差阳错,这无形中给了宁波商人一个质的机会。当时纯粹是“避战乱”的目的,使近代宁波形成了向外商业移民的第二个浪潮。宁波几乎绝大部分的商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在那一年都转移到了上海。这也是上海崛起的一个很大的原因。

 

宁波帮不像早期的晋商、徽商那样依赖特权,将自己所有的身家都建立在官府的准入政策之上;其次,他们在与西人以及西方文明的接触过程中,得以早早地拥抱机器化大生产。在中国由传统的农业文明陡然进入工业文明的轨道时,他们如鱼得水,华丽转身,从生意人变成了中国近代的企业家,或者工商兼修。

 

 

严信厚隐隐约约看到抱团的宁波帮,在未来的日子里,将当仁不让地成为上海近代商业的龙头老大。作为老大,他有这个责任和义务,让这个团队抱得更紧密——这也是自方介堂、李也亭、董棣林时代就已形成的传统,到严信厚这里自然要发扬光大。

 

 

近代宁波帮这里,因为基本上成长于西学背景之下,受西方资本主义的教育与熏陶,所以在义利观上,已潜移默化地发生改变。加上社会价值观也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有了新的内容,财富逐渐被视为名誉和地位的象征。

 

中国通商银行尽管是盛宣怀的心血,但它的实权,最终是操在了宁波帮的手里。所以它的成立,也标志着宁波帮钱庄业向新式银行转化之开始。宁波人兴办银行,自此也成为一种风气。

 

1911年12 月10 日,中华银行召开股东大会,成立董事会和执行部。亲任该行的董事长是孙中山,黄兴则为副董。而朱葆三成了16 名董事之一。这也意味着,朱葆三在跟陈其美交道之后,更进一步地与革命领导核心有了紧密的联系。更重要的是,在孙中山就任中国民国临时大总统之后,他又成了孙中山的“接班人”——改任中华银行董事长。

 

朱葆三在拿自己的个人信誉为借款背书,但是超级有效果,三下五除二就帮陈其美解决了他死活搞不定的难题。此后,上海就流传开了:“道台一颗印,不及朱葆三一封信!”这为朱葆三也为宁波帮在革命党人中挣足了面子。

 

 

  评论这张
 
阅读(4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